Too tedious

【人物分析-张佳乐】宕宕当何依(下)

承接 上篇

 

 【繁花血景是戛然而止的传奇】

再谈谈最虐心的,繁花血景。

对我而言繁花血景就是一出戛然而止的传奇。

真的,戛然而止。

看了一些早期的同人作品,大家都猜测落花狼藉是不是俱乐部给起的ID,为了配张佳乐的百花缭乱打组合。结果敢情他两遇到的时候孙哲平就操作着叫落花狼藉的狂剑了。

官方番外一出,比同人设想还巧合,还浪漫,还要命中注定。

大乱斗里操作远超同侪的狂剑士和弹药专家,混战中那边有个什么花,这边也有个什么花。这边的什么花追着那边的什么花打。

到最后,叫百花缭乱的什么花蓝空了,而叫落花狼藉的什么花开着暴走冲到了空蓝的弹药专家面前。

落花狼藉,百花缭乱。

弹药跌坐在地上,狂剑把重剑扛上了肩头。一个什么花对另一个什么花伸出手,说我们来个组合怎么样?

“双花怎么够,要百花才好。”

那一刻有火种落在薪柴上迸裂四溅,烈焰冲天而起。

——那年西部荒野,百花盛开。

这是全职高手535万加番外近5万字中对我而言最美的一句话……这一刹那的感觉就像站在传奇的起点踮起脚眺望,远处隐隐有枪声般的雷鸣,荒野上烈焰繁花一路燃烧到天野尽头,熔金般的天宇光辉万丈。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真是一场盛大的开幕。


传奇这种东西,一个人开始就是一个人结束,两个人的故事就都交代清楚。

聂隐娘传中女剑仙飘忽来去,磨镜少年只是她生命的过客,所以故事始终都在说她自己;柳毅传书洞庭志在写君子的胆色气宇,最后犹然告诉读者们他娶了化人报恩的龙女;即使霍小玉传这种惨烈结尾的故事,也把两个人的结局仔细叙述。

繁花血景呢?轰轰烈烈三个半赛季后,一个人不见了。

真是让人一口血卡在喉间。

这个故事前半段和后半段几乎一样长,前半段是两个人的传奇,后半段是一个人的故事了。

第九赛季大孙回来了,那又怎么样呢?落花狼藉和百花缭乱再也不可能一起站在团队赛场上打出繁花血景。

哦,落花狼藉有可能,再睡一夏不可能。

我克制不住自己去想他们的初遇,想辉煌的第三赛季。这一年他们拿了第一个亚军,我想他们会失落,但是将依然踏歌而行,他们还年轻,这是他们的第二个职业赛季,是撞破新人墙打出繁花血景的首秀赛季,他们已经是亚军。

那时候还没人知道留给他们的时间只有一年半。

如果站在第三赛季望去,站在上帝视角的观众会看见两个天赋异禀又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他们百折不催,一如既往地撞破阻碍,并肩前行。年轻的第一狂剑和第一弹药已经踏在一个荣耀的起点,相信自己的未来会光辉万丈,他们长歌且行,一路向前,向前……一同奔向那个惨烈的、椎心泣血的、不可挽回的终点。

繁花血景的遗憾在于开幕太盛大而收尾太仓促,而帷幕后隐约透出的、他们本该拥有的故事又太美。

双花同袍而战的三年本身就很美了,无论有没有冠军。

这种美真是引人遐想又叫人无能为力。就像面对一尊美极却残缺的雕塑。我曾有幸见到胜利女神的雕像,她伫立在卢浮宫的阶梯上,仿佛临风振翼。我不懂雕塑艺术,但抬头的瞬间我被她劈面而来的美击中了。我在那一层站了很久,心想的这尊神女诞生的那一刻该是如何的容光照人。

但她不是完整的。

可能就是因为太美了吧,等失落的部分汇聚的刹那,翼梢便会凌空扬起飞入高天。我站在石座下无声仰望,一点一点在心里补齐她遗失的容颜,神女站在穹顶下的阳光里,仿佛有圣光照耀在她的额头。

 

双花的故事给我的感觉大抵一致,让读者把本该继续的热烈和辉煌在脑中反复地描摹,然后辗转太息。

 

张佳乐,孙哲平。

他们两个的名字放在一起,就是一个传奇的开始。

可是这个传奇看不到结局。

 

【百花缭乱一如既往】

最后说一下霸图,我是真的很喜欢霸图这支队伍,从他们的整体风格,到对林敬言和张佳乐重用、理解、默契和相容。

霸图给我一种迟暮英雄归宿之处的感觉。也许是因为他们的队长是在这个赛场上奋斗最久的人之一。他们走在一起的感觉就像已经巅峰不再却依旧骁勇的老将们互相扶携着前进,把开始锈蚀的长刀一点点打磨锋利挂在鞍鞯后,再度跨上征鞍,骊马向夕阳而去,迎面的风里带着战场的腥气,他们打马而行,去那片战场拼最后一次。

我还可以继续,我还不想结束。

相似的心贴着同样的队服振动,默契不言而喻。

所以张佳乐去霸图真的挺好的。全职里有很多天才型的选手,张佳乐就是其中之一。天才是有特定的领域和局限的,曾经把希望压在唯一王牌主力上的百花其实不适合他,就算他凭着责任和重压做得很好。

    这是对他的伤害和耗竭。

    他最适合的就是让百花盛开在地图上队友身旁,绚烂、肆意又浪漫,和他的性格一样。

 

张佳乐,联盟的第一弹药,唯一亚军队的MVP,对冠军的追求征战八年从未放弃。

他一直前行,从最初的繁花血景,到孑然独行,再到身边换上新的同伴。同行的人来而复去,鲜花萎顿掌声寂灭而指责咒骂甚嚣尘上,他依然没有停。

张佳乐,继续跑,别停下,别回头。


End.

 

 

 

[Appendix]

*标题改自曹植《吁嗟篇》

*文中那句形容枯槁目光如炬没记错的话应该是首次出现在《九州·葵花白发抄》,这里冒昧引用一下。

*文中诗词引用自黄巢《不第后赋菊》,写下这首诗的几年后,黄巢率兵攻破潼关,打进了长安。

  也很适合一个盛大的开幕了。

 

(被河蟹得莫名奇妙,我也不知道我一篇书评有什么敏/感/词,拆成上下发就没事,可以说很神奇了)  上篇


原本是想把乐乐和大孙的分析写在一起的,结果大孙部分字数再次远超预期……最后决定单独再写一篇

有时间会写林敬言和方锐的书评。

再就是平坑啦。 

 

 

感谢你的阅读。

其它请戳:Carolyn全职书评同人目录索引

评论(30)
热度(561)
 

© 卡洛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