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 tedious

【双花/多CP】Cigarette Case of an Asshole(03)

全员帅气特工向,02莫名其妙被和谐,拆开混个双更

接上篇02,前文请戳:前传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番外A 10 11

点心大大强势登场

 

半小时后。

气象大楼通向底层巨型机房的甬道中,照明灯正在无声闪烁,几层楼上的的学术酒会依旧人声络绎觥筹生光,而这条通道里入目皆是钢墙的铅灰和陈旧的白色,带着上世纪六十年代科幻电影的质感。

张佳乐在甬道里无声而迅捷地潜行,猎寻被他打开保险提在手里,死寂的长廊里只有通风扇带着嗡鸣声勤勉地工作,他浑身线条紧绷,瘦削的身形如一杆挺拔的标枪。几米远的距离外,还穿着安保服的张伟和朱效平端举突击步枪品字形散在他身后。

听到脚步声后,张佳乐将柯尔特竖在胸前贴着墙根警戒,在巡视的工作人员掠过转角的一瞬以臂弯卡住了他的脖子,骤然爆发的手臂力量让那人在窒息的瞬间昏了过去,张佳乐以一卷胶带反复绕过他的嘴,把他随手塞进附近清理间里。

张伟和朱效平早前已经混进安保的队伍,在必经之路的所有闭路监控上做了手脚。根据出发前的地图来看,他们应该已经很接近超级计算机所在的房间。

再度经过几阶阶梯和转角后,他们在一面金属门前停了下来。张佳乐蹲下身摸索着金属门上的电子锁,驾轻就熟地撬开隐蔽的电路匣切断了警报的传输器,而后打开手提箱,选出一块当量适当的定向爆破炸弹贴在锁上,娴熟地设置好电子雷管引燃,带领下属退入安全距离。少量的高聚物粘结炸药瞬间燃尽,甚至没有一丝火光。被精确计算的微型爆炸和气浪过后,那扇沉重的金属门已经没有任何防护入侵的作用。

大门推开,红蓝的荧光在他们眼前交织成一片缭乱光影。

三层高的室内是并排延伸到房间尽头的机柜,机灯在被切隔开的空间里无声闪烁,偌大的地下室寂寥空阔得如同另一个世界。随着他们的进入,壁顶的照明感应灯从外向内依次亮

张佳乐在一台机柜前站住,从他那个装着伯莱塔、沙漠之鹰、乌兹微型冲锋手枪以及各式手雷一应俱全的微型军械库小皮箱里取出一台军用电脑,干脆利落的同主机口接驳,顺手刷了从员工神上摸来权限磁卡。想了想,又拔出乌兹微冲手枪别在腰后。

他向后挥了挥手:“你们检查一下就去外面警戒吧,留意楼上的动向,我们的时间不多。”

张伟和朱效平对视一眼,握着突击步枪缓缓退了开去。

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有一双亮而狡黠的眼睛正隐在门后,灼灼地落在那台军用电脑上,他的身型隐在黑暗里,就像是墨迹化开那么自然。那个人开心地看着张佳乐面前底层操作界面上数据闪动,心里发出一声促狭的笑,在心中同他打了个招呼。笑意映在眼睛里,狡猾中居然有几分天真的真诚。

 

张佳乐坐在电脑前,觉得自己的头更大了。

数据解密预期之中的不顺利,他本来想凭借着肖时钦给的程序找到想要的数据,结合这台超算强大的每秒七千万亿次浮点运算能力暴力破解。

然而现在界面上的数据流迅速而混乱,刷得他眼花。这款基于混沌理论的加密程序真不是盖的,加密方程的复杂程度已经远超他在编程领域的有限知识,可怜他一个弹药专家要临时上阵帮骇客跑趟。他在屏幕前发着呆,心想要不然拉出有相关数据的磁盘整个运回去得了。

但现在问题是连磁盘在哪个机柜里他都找不到啊!

几个月前联盟接到情报,敌对势力计划开发一款末日级的新型集成武器,武器试验期的原始数据全部伪装加密后隐藏在这台隶属气相办公室的超级计算机里,凭借着这台搭载了Cray XC40系统的超算进行模拟分析。接到情报后,以肖时钦为首的雷霆骇客组几次对着底层数据发起入侵,全部被挡在了外面。联盟不得已决定派遣人员去现场拷贝出来,而百花高层在这次行动中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热情。

张佳乐揉了揉脸,强行克制住给肖时钦打越洋电话把他从餐桌上轰到电脑跟前帮忙的欲望。

不过幸好唐昊已经出发去拜访敌方联盟的机要秘书了,暴力破解不了,这玩意儿自己的密钥总是认的吧。像他这种不太相信运气的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总有Plan B。这样也好,不然他还担心雷霆在给他们的程序中做手脚。

各组特工队的背后都有各自的财阀支持。他们彼此之间曾经并肩合作也曾拔枪对射,野心家和寡头们在云端博弈,而他们不是下棋的人。

就像他觉得这次出生入死阻止这个大规模杀伤武器的开发计划也算功德无量的事,然而高层未必是为了这个目的。

他们是握枪的人,也是别人手里的武器,带着各自或高尚或隐秘的情感、信仰和祈盼,审慎而艰难得维持着所剩不多的原则与操守,像这个星球上的数十亿人一样努力生活着,一直被用到折断报废为止。

所以这些日子里他总想着要离开。这个念头连同疲惫一起从孙哲平失踪的时候开始像发疯的藤蔓一样在他心里生长,和他的责任感撕扯纠缠,到今天终于几乎压垮他。

所以他才会租下二区的那幢小楼,在庭院和窗沿下栽满鲜花。莳花的时候他克制不住地想自己大概就像一苇被狂风卷起的飘蓬,流转无恒处,遇到一方土壤就迫不及待地想生根发芽,像一株气息奄奄的植物一样奋力把根扎进泥土深处。

张佳乐坐在在黑暗里无声地牵动嘴角,露出一个苦涩而自嘲地的笑,打开了单兵电台的麦克风:“呼叫‘德里罗’,这里是‘百花缭乱’,‘德里罗’汇报情况。”

片刻后耳机里传来一个骄傲而不驯服的年轻嗓音:“‘德里罗’汇报,密钥已经拿到,现在传输给你。”

碎片大厦52层的酒店客房中,唐昊低头看着那个被丢在床上反绑着双手瑟瑟发抖还在试图挣扎的中年男人,对着耳麦回话。他把指在西装男人腰上的枪口用力顶了顶,嚼着口香糖再度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努力凶恶地恐吓着:“老实点!还有,电脑借用一下。”

 

拷贝界面闪烁的光在黑暗中映亮了张佳乐的脸,光点在他眼中闪烁跳动。庞大的数据流正在从这台超算传输到他的超容量硬盘中,直到进度条推进到底,他把磁盘拔下收进风衣中。而后张佳乐拔出猎寻,卸下了战术电脑原本的硬盘丢在键盘上,用近两发弹夹的子弹把电脑和硬盘一起轰成一堆废铁。

吹散硝烟,张佳乐提着手枪想要起身。这时他忽然捕捉到黑暗中轻微的机械碰撞声,刹那间仿佛有电流窜过脊柱,他浑身肌肉都应激性地绷紧,有一瞬几乎克制不住回身点射的冲动。

他知道那是一把手枪打开保险的声音。

“嗨!”身后传来一句刻意失真的招呼声,语调轻快如同老友重逢。

在他看不见的身后,一个青年坐在推开门的机电室里。他留着利落的短发,穿着深黑色的作战服,一手随意搁在膝盖上。而他举起的右手中,握着一支伯莱塔92FS手枪,枪口隔着二十米的距离指住张佳乐背心。

青年眉毛微微上挑,眼中带着花招得逞的促狭笑意。

“方锐?”沉默了一瞬,张佳乐轻声问。他缓缓起身,没有回头,而是稳定缓慢地举起双臂,向对方展示每一个动作,握着猎寻的双手交叠起来,背在脑后。

这段时间里他没有听到来自那扇沉重金属门的任何声响,说明这个人一开始就等在这间屋子中。而能躲过张伟和朱效平的检查,还让他再这么长时间里无所察觉的,只有可能是呼啸的方锐。

第一盗贼,鬼迷神疑,方锐。

(TBC)

 

[Appendix]

•文中的超算确实存在。去年排名在超算TOP20以内,也确实属于Met Office(气象办公室),但是超算的位置模糊处理了。这台超算的军/事用途也纯属胡诌,是不是真的有军/用作用我不太清楚。

P.S.今年超算排名我们的太湖之光和天河二号冠亚军,自豪打call。

再次声明文中地点事件不具有任何引申含义,背景势力没有任何原型,就当设定里的世界格局和三次元不一样好了。

 

感谢您的耐心阅读。

期待评论,欢迎捉虫~

Cigarette Case of an Asshole: 前传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番外A 10 11

其他请戳:Carolyn全职书评同人目录索引

评论(5)
热度(202)
 

© 卡洛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