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 tedious

【双花/林方/韩张】Cigarette Case of an Asshole (04)

全员帅气特工向。本节林方韩张显著,结尾几句话黄少。

全文索引:前传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番外A 10 11

终于写到荷尔蒙四溢的对峙桥段和打戏了。Professional is the new sexy!

年轻总是好的。年轻的双花,年轻的林方都是很好很好的。

现在依然很好的就是喻黄了。

至于韩张?那可是暗流无声积涌,江面风阔天长的感觉啊。

你陪了我多少年,浪淘尽,沧海桑田。(《定风波》)

分级PG-13。

 

张佳乐会认识方锐还得从林敬言说起。

林敬言是现役呼啸执行队长兼精锐,和孙哲平张佳乐同期上任。他童年流落于一片居住着赌徒、下等妓女以及黑帮混混的混乱街区,每日间入目只有蜷缩在老鼠堆里痉挛着往静脉里推药的瘾君子或者输急眼拿眼睛和手指下注的赌徒。在这种环境的罅隙里挣扎着生长的林敬言打起架来凶狠而亡命,中学的年纪里拎着一块板砖打穿了一条街。彼时他跟着一个小头目做事,小头目做些腌臜危险的交易时总喜欢带着他望风,谁也不会料到这个满身书卷气笑得驯良有礼的小少年是对方的线人。

而当他们每次走完交易,抽出几张小钞拍在少年林敬言胸前的时候,他都会认真地接过来仔仔细细点一遍,然后低头笑笑塞进刷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口袋里。

他在攒钱,他想过几年选一所社区大学读两年书然后转入本州的公立院校,最后离这片街区越远越好。

然而他没有等来录取的offer,却偶然因为浑然天成的书生气质,被主攻谍战的呼啸相中带走。

成年后林敬言愈发斯文,见谁都是温和谦逊得很,如愿被呼啸送去深造了几年后,带上金丝边框眼镜便是一副学者作派,只有偶尔需要动手时还存留着那股子亡命街头时的悍勇。呼啸为他量身定做了一把改装的阿帕奇手枪,这种揉杂着黄铜指节套、匕首以及小口径转轮手枪的隐秘武器非常适合他流氓间谍精英的气质。

张佳乐和他同期入役,互有合作私交不错。张佳乐甚至还蛮欣赏林敬言的——他居然能把一个枪械史上败笔的作用催到巅峰。他曾几次好心提出帮林敬言再改造一下那把左轮届的耻辱,而林敬言每次都笑眯眯地虚心受教不为所动……后来张佳乐见那枪委实被他运用得炉火纯青,便也不再多事,回去哒哒哒哒地同孙哲平吐槽说老林真是个奇才。

偶尔张佳乐能觉察到林敬言对于这种辗转挣扎于枪口和背叛的生活的疲惫厌倦,同样的倦怠他在这两年里体会得切肤砭骨,但林敬言从未表露出离开的意思,或许是感念呼啸在他最孤苦飘摇的日子里知遇提携的恩情。第四年的时候林敬言身边出现了一个天赋异禀的小青年,面相伶俐眼神澄明。他身上的气质和林敬言截然不同,狡黠且朝气,平日里总是开口闭口“Master林”地围着林敬言晃悠,也不知是马屁还是促狭。

任谁都能看出来,那时候的林敬言,心里是很开心的。

方锐的精准干练和特殊天赋确实让林敬言乃至整个呼啸都轻松不少。张佳乐当时和所有人一样认为这是个大有可为的后辈,可惜不大欢迎他来百花。

因为方锐每一次登门,百花总会少点什么东西。

 

而此时第一盗贼正握着伯莱塔对准张佳乐背心。那丝诡计得逞后的狡黠笑容还在唇边,瞳光锐烈的眼睛里却再无笑意。张佳乐从始至终没有表现出反抗的动作,然而方锐凝视他就如同凝视一柄满载上膛的步枪。

张佳乐的双手背在脑后,衣摆下考究的小牛皮靴分开点立在地上,腿部拉出漂亮有力的肌肉线条。他收束的腰线和紧绷的脊背隐蔽在风衣里,叫人看不清楚下一个动作。从裸露在外的腕骨起一道修长锋利的线条一路延伸到右手指节,那双秀气的手此刻骨节峥嵘,如同绞紧的机括——张佳乐没有放开他的柯尔特手枪。

无形的压力在这件地下室里蔓延逡巡,方锐很不想给张佳乐同他比枪的机会,他的肾上腺素和被枪指住的人同步飙升着,机箱上的指示灯交织闪烁着映亮两人的侧脸,如出一辙的冷硬。渐渐地两段无法压抑住的心跳声交错着在机房内搏动,汗水开闸般顺着背脊流泻,淋湿了后衫。

无声的对峙里,方锐忽然开口打破了沉默,依旧用他招牌式的、玩世不恭的轻快语调:“能不能麻烦你先摘了你的通讯器?”

张佳乐背对着他挑了挑眉,缓缓放下空着的左手摘了蓝牙耳机丢在地下,随后又撩起衣襟取下腰间的单兵电台冲方锐扬了扬,随手搁在一旁的电脑桌上:“然后?”

方锐双手握住伯莱塔的枪柄,缓慢而无声地朝那个轩立的背影迫近,脚步轻捷地像一只跃过檐牙的猫:“然后放轻松深呼吸别紧张,他乡遇故知我就打个招呼,你看你一紧张搞得我也很紧张。”

张佳乐嗤笑一声,翻起眼睛看金属色的天花板:“你这打招呼的方式可真友好。”

不等方锐回答,他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随口追问了一句:“老林还好?”

方锐没想到他会话锋一转冒出这么个问题,而这个问题正好戳到了他的痛处。林敬言在几个月前受过不轻的伤,养得稍好些便送来海外出任务。呼啸对林敬言用废为止的态度这些天以来一直像根军刺一样支棱在他心里,他的脚步凝滞了一瞬,还是笑了笑,坦然答道:“不太好。”

紧接着他又笑了,悄然提步迈前,语声飘忽而狡黠,听去倏忽远近:“所以不如你把磁盘给我,做个顺水人情?”

10米。

方锐的袖口无声无息地弹出一截袖刃。

很快了,很快就能进入他的距离,这个距离内目标失去什么东西都无从察觉。

他是第一盗贼,鬼迷神疑,人莫能窥其用,鬼莫得蹑其踪。

全身而退的事,之后再说。

方锐的视线里,张佳乐一点一点放下左手,撩起风衣前襟伸向腰后。他的动作很慢,仿佛电影中被刻意拉长的镜头:“这个东西?很抱歉……”

视野里忽然有衣摆扬起,风衣长振,遮蔽了一瞬的视线。张佳乐向左侧战术翻滚,与此同时借着衣袂的掩映,猎寻枪口回转,甩枪迎面两记点射。方锐下意识的一枪擦着张佳乐的肩扣掠过,不得不优先侧翻闪避这特意抬高的两枪。而等他再次站起身的时候,张佳乐已经抽出了腰后的乌兹微型冲锋手枪对准了他。

“现在公平了。”张佳乐笑。那双狭长的眼睛在红蓝交织的光影里微微眯起,他扬起下颚,眼中带着点儿骄矜的挑衅:“接下来你要和我比枪么?”

 

泰晤士河的另一端,金融城,Batu Square大楼三十二层。

气宇轩昂的男人负手站在围绕着半间办公室的玻璃墙前,俯瞰着脚下川流不息的CBD。他穿着一身纯黑色的西装,裁剪合宜的线条熨贴在他的脊背和腰身上,胸前左侧口袋里插着一直猩红欲滴的玫瑰,色泽浓郁,仿佛将凝的鲜血。

他的身材对于一个出现在这里的金融人士来说有些好的有些过了,即使聘有高端私教常年出入健身房也不例外。而此刻他穿着西装站在那儿却如同将军临阵,阳光落在他煞气略重的眉宇间,仿佛淬沥上刀锋。男人气宇强硬背影挺拔,整个人带着刀戟般的锐气。

远处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份用过的午餐,盘中的龙虾和生鲜在凌晨从沿海的渔船上沿着公路一路运送到脚下不远处的比利斯盖特市场,接下来趁着第一缕曦光流入这座城市的某个顶尖餐厅料理,最后送上他的桌前。

午餐并不合他的口味,纵使菜肴精致烹饪完美;他也不太喜欢这身西装,那些考究的衣饰总让他有种拘束的感觉。他其实是不熟悉这些生活的,偶尔间他还会想起以前就着军用水壶吃压缩饼干的日子,惊险却熟悉。而他现在站在这座异国城市的金融心脏高处,阳光照进他的眼睛里,让他一时有些恍惚。

但他还是吃完了这份午餐,因为这是来自张新杰的建议。菜谱有着完美的膳食摄入配比,张新杰处理这些细节的时候总像个尽职尽责的秘书。

可有谁能聘得起这么奢侈的秘书?

走廊传来脚步声,每一下都精准地如同踏着时钟。穿着衬衫的青年节律的敲了三下并未关紧的大门,站在窗边的韩文清回过头。

 张新杰走进办公室,双手将一张照片隔着办公桌推到韩文清面前:“技术部图片对比的结果出来了,结合G市那边传来的情报,这个人九成可能是黄少天。”

照片并不清晰,背景看上去像是机场一类的地方。人群之中有一个戴着墨镜的亚裔青年,围着条遮住半张脸的蓝绒围巾,正对着贴在耳边的手机说些什么。他在身后拖着深蓝色的20寸随身行李箱,搭在拉杆上的手指修长有力,嘴中大概咀嚼着口香糖一类的东西,让人捕捉不清下颚的轮廓。

这仿佛一张有声音的照片。照片上的人影结合张新杰确认后的名字,让韩文清觉得有个飞扬又跳脱的声音就在他耳边,连珠话语一句赶一句地蹦着,清脆绵密得好比子弹出膛。

韩文清难得觉得脑仁跳了跳,略有点儿头疼。

张新杰推了推眼睛说:“蓝雨派出了他们的‘剑’,‘诅咒’的动向尚不明确。按道理说他们不该对这份数据抱有这么深厚的兴趣。黄少天来这里很可能有其他目的。”

“你觉得他是冲我们来的?”

“不排除这种可能。”

韩文清点头:“那看来我还真是来对了。”

张新杰听到这句,似乎略略有些踌躇,但最终还是开口:“我们也没想到韩队会亲自过来分部这边。”

韩文清挑眉:“你以为我是来视察的?”

张新杰不置可否的笑笑。

韩文清也笑了:“没有什么可视察的。”他的目光再次转向窗外,落向林立的摩天楼和远处的港口:“这里发展的很好,再过几年,可以让兄弟们都过来这边。”

张新杰沉默,没有打断韩文清这一瞬的出神。他知道韩文清的计划,韩文清想为霸图开辟一片新的领域或者说据点,用全新的方式呼应支援总部。在这里可以走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譬如商战或者情报交换,离刀口喋血日子远一点。

张新杰清楚这个心愿,所以他请命接手了霸图在这块大陆的分部,整饬壮大,同韩文清一起等待着那一天。

韩文清也许是他们之中第一个接近权力的人,或许本该还有叶秋,最早一批的特工经历终归有些不同。可惜这个天纵英才的家伙没有遇上霸图高层这样的好雇主,嘉世自上而下的内乱几乎要掩盖不住。

沉默和长考维持了一会儿,张新杰抬腕看了看表,拾起桌上的一份文献:“言飞和小秦刚才传来消息,说他们已经控制住了百花的‘花繁似锦’。按照时间推算张佳乐也应该得手了,我们随时可以出发。”

韩文清点头,走到门口抄过衣架上的大衣递给他:“走吧。”

 

Batu Square顶层,空阔的停机坪上停驻着一架整装待发的直升机,此刻正敞开舱门等待着两位队长。韩文清与张新杰先后登上机舱,舱门滑动着闭合,旋翼开始飞速旋转,机身拔空而起,轰鸣声里带起巨大的风啸。涡旋的桨翼逆空直上,仿佛切割天幕。

(TBC)

 

[Appendix]

•写老韩时不知为何满脑子都是《教父》中的迈克尔·柯里昂,虽然他们的性格并不是太像。

迈克一生致力于使家族生意合法化,想让家族站在阳光下。而这里的老韩想带着他的兄弟们从别人手中的刀剑变成掌握武器的人,想在他彻底退下前带领霸图走向辉煌。

而张新杰知道他所想,所以带着这个心愿远走异乡。

这个故事里的每人都不容易,每人都用尽全力,譬如林敬言,譬如方锐,譬如张佳乐,还有还未正式出场的喻文州和黄少天。

 

 

声明:特工不是Terrorist,文中人物事件不具有任何引申含义,背景势力没有任何原型。

城市与地点仅为创作需要,请勿对应现实。


感谢您的阅读。

Cigarette Case of an Asshole:前传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番外A 10 11

归档:Carolyn全职书评同人目录索引

 

评论(12)
热度(296)
 

© 卡洛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