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始终是我们最初和最后的爱。

【双花/林方/喻黄】Cigarette Case of an Asshole(05)

全员帅气特工向。黄少携科幻级武器上线,今日宜吹天天。

双花林方回忆杀,轰轰烈烈火线交锋追车战,又疯又野又萌又甜。

还是喜欢写第三到第五赛季的乐,那时候所有人都还开开心心,满心希望。

分级R级。全文:前传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番外A 10 11

欢迎配合BGM食用:Shot in The Dark-Within Temptation

 

唐昊觉得有点儿不妙。

他依旧提枪站在碎片大厦52层的客房内,此刻单兵电台里一片死寂,张伟朱校平似乎掉线很久,张队那边莫名奇妙冒出句“方锐”就没有然后了。他本来在和邹远说队长好像有麻烦我们得去支援,结果一声闷哼加上伴着破裂声的刺耳电流音后,现在邹远也彻底没讯儿了。

唐昊怅然若失地盯着手里安静得跟坏了一样的通讯器发呆,只觉此城偌大,他很孤独。

怎么办?现在一没汇报二没指示三没坐标,他想拯救世界也无从搞起。死命挠头发挠了五分钟好悬没把后脑勺挠秃一块后,百花新星终于有了决断。

唐昊认命地低骂一声,摸出一把手铐把机要秘书铐在沉重而工艺精湛的北欧风格实木家具上,掏出一件准备好的新外套穿上,带着墨镜下了楼。大楼不远处停驻着一辆X Diavel摩托,他带上头盔,打燃了这辆暴躁的机车,飞起一路烟尘向着长街尽头疾驰而去。

张队没有给指示,而所有人中只有邹远明显是被人偷袭还踩了耳麦,唐昊决定先去看看他们落单的狙击手。

 

气象大楼底层。

方锐双手握着伯莱塔,手心微有汗意,略略有些懊丧刚才一闪而逝的机会。他面前的人同样举着枪与他对峙,指示灯映在一双没有翕动的漆黑的眼瞳中缭乱闪烁。

这人果然是疯的,方锐想,所以一开始他没敢让张佳乐直接放下枪。以他对张佳乐的了解,他提出这个要求时候可能张佳乐就直接开枪鱼死网破。其实这两年愈发沉默冷硬试图支撑起整支队伍向前的百花队长,骨子里还是和以前一样,花哨热烈,又疯又野。

方锐第一次同张佳乐合作也是因为老林。彼时他刚入编,百花同呼啸联动,尚任队长的孙哲平入侵林敬言正在卧底的敌国武装组织联络他一同出勤,结果半途出了点差错,两人被几杆突击步枪追得屁滚尿流地破门而出。

孙哲平为了潜入方便没有携带大型武器,而林敬言和他的弹匣在楼里几乎打空了。孙哲平把玩着他的Ka-bar军刀,觉得自己还没有掉头回去切子弹的勇毅。

“怎么办?”林敬言压着腹侧的伤口翻身躲入广场上掩体后,退出弹夹检查了最后的几发子弹又重新上膛,在枪声中冲同样捂住肩膀的孙哲平大吼。

孙哲平趁着火力间隙探出小半个身子,用缴获的单兵步枪点掉了几个前排的士兵,也是大吼着回应:“等!”

林敬言撤回掩体后,竖起枪口屏息聆听,计算着对方的下一次更换弹夹的时间。情况不能更糟糕,对方的增援正在路上,他已经听到街区外涡轮增压引擎的吼叫声响成一片,十余辆车正在飚着高马力逼近。以他卧底时间内获取的情报看,对方的车上也许会有重火力武器。

而这时街道的尽头,一段截然不同的马达咆哮声迅速放大,伴随着车胎与地面摩擦的声音,仿佛带着四溅的火星。一辆改装悍马正在以沛莫能御的力量撞开市政厅设置的路障靠近,暴躁的马达轰鸣声盖过了十数辆引擎。司机在并不开阔的街道上开出了漂移在F1赛道上的气势,夭矫如一条愤怒的狂龙。

在悍马进入广场上视线的瞬息,车内的人开火了。比马达声更加激烈的机枪声席卷天地,车顶的MG42重机枪和车窗内的枪支一同喷吐着狂暴的火舌,每分钟1200发和750发的子弹仿佛钢铁的洪流,枪口没有止歇的火光炽烈如乙炔火焰。

从悍马出现的一刻起,林敬言看见孙哲平在枪林弹雨中凶狠暴戾的神色都在一瞬间褪却了,那张桀骜不驯的脸上出现了裂隙,像是海水退潮后露出柔软的沙滩。他抱着步枪靠在掩体上无声的笑,隔着升腾的烟尘。孙哲平紧紧盯着急速迫近的悍马车,枪口的火焰仿佛跃动在那双骄狂的黑眼睛里,他炽烈的目光中带着激赏,而微微上挑的嘴角夹杂着一点点堪称柔和的情绪。

形势早已逆转,那辆改装悍马就像是推进的阵线,窗口和车顶同时倾泻着火力。这片广场已经被彻底控场,对方的枪手在绝对的火力压制下不得不缩回大楼内,他们甚至看不清车内有多少人。

在这片清场的区域里,悍马迅疾地逼近掩体,车手将方向盘蛮横的打到底,车身横转,轮胎擦着地面磨出耀眼的火花。

烟尘升腾又散逸,一地的残骸碎屑中,悍马的门开启一线,露出一个扛轻型机枪靠在椅背上的身影。他一手搭在方向盘上,压过眉眼的刘海被风吹得凌乱,小辫子随意抛在修长的颈边。那人撩起护目镜压在散乱的额发上,露出刘海下一张眉清目秀的脸。

“上车。”扛着赫克勒MG4机枪*的年轻人打开车门,冲着孙林两人向车内偏头。

而固定在车顶的德国制重机枪后,忽然探出一双真诚的眼睛:“嗨林大大!”

那声音听起来是真的开心,充满街边偶遇一般的雀跃和惊喜感,如果忽略掉身后枪弹乱飞的背景音的话。

然而林敬言还是真心实意地逗被乐了,没来由的轻松从心底泛上来,叫他压迫腹部伤口的手劲都小了些。然而不自知的笑还未完全展露,就被孙哲平催促着上了车,孙哲平自己也探身去了前座,占据了张佳乐翻去邻座空出的驾驶位。

“张佳乐你有点儿慢啊。”孙哲平甩上车门,行云流水地挂挡将油门一踩到底,6.5L的柴油引擎再度咆哮起来。

张佳乐扶着枪一脚蹬在孙哲平小腿肚上:“你怎么这么多话?我可是收到讯息就兜上方锐飚过来了,算算距离好嘛!你以为悍马可以飞?”

 

悍马沿着空阔的公路疾驰,后面十几辆车列阵追逐着,探出车窗的武/装分子端着枪喊打喊杀。

方才张佳乐第二轮的扫射与方锐操控的MG42重机枪为他们争取到了一段距离。孙哲平眯眼把控着方向盘,车身划着S型的流线前行,张佳乐正低头为他的赫克勒机枪更换弹链,他忽然想起什么,用膝盖撞开储物柜,翻出了几张碟片:“你们要听点什么歌?Guns N' Roses*?”

正在帮林敬言处理伤口的方锐探头举手:“GunsN' Roses不错,我也很喜欢他们。”

“行。”张佳乐点头,仿佛很开心方锐对于他品味的认可。他利落地完成装填拍上受弹机盖,一手调试好了音箱,高亢的摇滚乐开始在公路上回荡,顺着风飘去嘲笑追逐他们尾灯的敌人。

被浸润了双氧水的棉球按住伤口的林敬言苦笑着吸气,心说方锐大大我们真是从蓝雨而不是百花训练营把你挖来的么?

“有点麻烦,”孙哲平忽然沉声说,双目紧盯着后视镜:“尾巴甩不掉。”

“孙哲平你还能不能行了。”张佳乐打开保险用枪托抵住并不怎么宽阔却结实精悍的肩膀,将枪口架出窗外:“给我个角度!”

“我能不能行你还不知道?”孙哲平百忙中斜睨了张佳乐一眼,看着他绷紧的嘴角露出一点玩味的笑容:“坐好。”

重新开始操纵MG42机枪的方锐扶稳了把手,孙哲平凶狠地将方向盘压到低,车轮带着一路火星侧滑出去,车身旋转。车顶的重机枪率先开火,弹流压制得敌方不得不四散躲避,与此同时张佳乐压下扳机,将子弹全部倾泻给了车辆们的轮胎和底盘。

前排的车辆失控着外滑或侧翻在路上,阻拦了跟上的车队。悍马陡然横转的车身从护栏上擦过,孙哲平发出一声短促的冷笑,再度踩下油门。

“喂喂喂喂当心!现在悍马车不是那么好搞了!”张佳乐百忙中抽出一只手狂拍孙哲平把握着操纵杆的手臂。

“别闹!”孙哲平晃着胳膊闪避捣乱的手,斜眼瞥着张佳乐嗤笑:“有防弹装甲你紧张什么?而且你开起来不是比我暴躁多了?”

“Mother fucker!开着乐哥的车还凶你乐哥!”张佳乐把枪栓拉得“咔咔”响。

“嘿。”孙哲平瞥了一眼张佳乐线条清秀的侧脸,此刻正因为生气鼓起腮侧而带着一点点婴儿肥。他忽然伸手捉住张佳乐的手臂,在他收枪转头的瞬间凑过去在他的唇上轻啄了一下。

“靠……”刚刚还张牙舞爪的青壳螃蟹瞬间熟了。百花副队一时间有些进退失据,下意识地伸指揩了一下嘴角,血色从耳尖开始一点点涨到脸颊,一路蔓延至白皙的脖子,红成了一块很好看的猪肝。张佳乐不想看正坏笑着直视前方的孙哲平,更没脸回头看身后的林敬言和方锐,只能故作强硬地扭过头面向窗外,撇着嘴角抬手又打爆了一辆车的车胎

后座林敬言脸有点白,刚才孙哲平暴躁的甩尾拉扯到了他的伤口,他还没有做好为友人情侣间的一吻而枉死的准备。而且他也不想含着狗粮见阎王,万一投胎的时候被搞错了怎么办?

“林大大非礼勿视啊。”忽然有一双手捂住了他的眼睛。

有人探身到他面前,隔着几厘米的距离促狭地笑,呼吸的暖意呵在他的脸上,有些痒。

林敬言摘下虚掩在自己眼上的手,手的主人正鼻尖贴着鼻尖与他对视,从来狡黠的大眼睛此刻莹润明澈,仿佛盛着晨星。

他忽然笑了。

 

而现在,三层高的空寂机房里只有散热扇的蜂鸣声,曾经在车里听着歌亡命天涯的四名青年两队队长,如今只剩下两个站在不到十米的距离,彼此握着枪。

方锐的视线锁在眼前对峙之人的身上。继任的百花队长再也不是那个穿着花哨冲锋衣踩双运动鞋放着蓝调摇滚开车奔放又狂野的青年。他一身挺括的风衣,腰线紧束,轩挺的站姿带着枪支般的凌厉,是个可靠的一队之长模样。

张佳乐同样凝视着他,从来是一击不中遁走复来、一朝得手后便千里不留行的江洋大盗,这一次莫名玩起了命。

不过两年,一切都变了。

离去的人尚未归来,而身边的人还在一个接一个地离开。

聚散离合,物非人非。日月既往,不可复追。

 

如有实质的压力和胶着逡巡着缠绕两人,连空气仿佛也变得沉郁粘稠起来。张佳乐和方锐都在努力压抑着心底深处泛起的烦躁。两个人都在博命,但没有人想真正动手。

“喂喂喂我说你们还有完没完了!需不需要点儿助攻啊?”

地下室里一派诡异的宁静和箭弩拔张,头顶忽然响起不合时宜的吐槽,带着十足的调侃。

张佳乐同方锐悚然抬头,暗光里有人低头微笑,一只修长有力的手举起,清脆的响指声在他指间迸发:“Let there be light!”

覆盖整个壁顶的上百只白炽灯在同一刹那以最大功率亮起,光流訇然倾泻,高旷的地下厅堂此刻仿佛有阿波罗的车架行经,瞬息的强光刺激得适应了黑暗的眼睛直欲流泪。

翘着二郎腿坐在二楼栏杆上的青年鱼跃而起,在下落中鹰隼般地张开双臂。与此同时一段冰蓝色的等离子体自他右手亮起,他在空中鹞落,带着跃起的借力和全身的重量下压劈斩。

张佳乐与方锐在灯亮起的瞬间就向左右翻滚闪避开去,各自抬起手臂略略阻挡眼前的强光,来人带着下坠的风势劈断了一条机柜,断口滋啦啦冒着电流火花。

他施施然站起,上了膛的伯莱塔和乌兹微型冲锋枪在同一时间对准了他。

 “放轻松别紧张我就来打个招呼,”来人依旧微笑,顾盼神飞的,仿佛被两只枪指着这种事全然不必放在心上,他微微侧着头,贴近衣领说话:“队长你要不要也和方锐跟张佳乐打个招呼?”说着按下了扬声器。

话筒里传来温和的笑:“两位好,很久不见。”

张佳乐盯着眼前一张神采飞扬的脸,觉得这番话非常耳熟,他确信自己十余分钟前才从方锐那里听过一次。

果然又是故人,蓝雨剑圣,妖刀黄少天。

那么张伟和朱效平这么久不来支援就可以解释了,现在九成九的可能是被黄少天五花大绑塞在某个旮旯。黄少天不会真的伤害他们,但是走前必须得带上不能叫他们落在警//署手里。

张佳乐的脸色铁青。这趟点子真的扎手。出任务的时候各家推三阻四无人请命,这时候一个个的跑来截胡。蓝溪阁你们继续搞你们的超算竞争和科幻武器研究啊,你们的研发项目又不包括导弹这种大只的东西,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果然最后一趟任务这种念头是不能想的,实在太他//妈不吉利了!

 

“我说,”方锐歪着头,一张总显得真诚无辜的脸上终于又露出了一点点熟悉的神色:“黄少你又是干嘛来了?”

“这还用问好东西人人想要好不?我看你们两举枪都举了一个世纪了还不开始能不能好了。不如把烫手山芋给了本剑圣不要继续伤害感情啊!”黄少天笑,熄灭的光剑剑柄指向张佳乐,空出的左手摸出一把沙漠之鹰对准了方锐。

方锐耸肩,左手抄住一把匕首朝向张佳乐:“那各凭本事了?”

张佳乐见状也立刻摸了猎寻指住方锐:“别乱动啊,我不同意,你们这么搞我们百花很吃亏。”

黄少天眨眼:“更吃亏的还在后头呢……队长?”

随着他的话语地下室忽然又陷入了绝对的黑暗,与此同时冰雨再度亮起,张佳乐射击着后退,机房内枪声与光剑磁场的蜂鸣声交织响做一片。

 

方锐握着枪不动声色地借着机箱的掩映退向二楼,他将潜行发挥到了极致,黑暗不适合枪手而适合黄少天这样的机会主义者,可同时也是他盗贼的主场。这一次他已经失去了先机,但还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他触到了被光剑熔出的缺口,从那方窄门里穿行而出,在走廊上狂奔着离去,再不回顾。

 

外衣内忽然有震动传来,方锐摸出手机停顿了一瞬,还是按下播放键凑在耳边。

听筒里是熟悉的声音:“方锐?你去哪儿了?怎么把你的追踪器留在房间里?”

方锐沉默了一会儿,轻轻地笑:“老林你别管了。”

“你在哪里?我去接……”

方锐截口掐断了他剩下的话:“没事的老林,东西很快到手,你安心修养等我给你带回去。”

“我会向呼啸证明谁都没法放弃你,你可以继续留下,和我一起,直到你真的下定决心离开的一天。然后你去接着读书,不论欧亚还是美洲,我都陪你。”

说完最后一句他直接按下关机键,把枪插进后腰,束紧了作战服。眼前卸下了挡板的通风管道黢黑幽折,叫人想到神话中弥诺陶洛斯的洞窟,深处栖息着择人而噬的魔鬼。

(TBC)

 

这个故事里无所谓反派,也不会真正有角色之间互相伤害的情节。决策都在高层。

说起来烦烦真是天使,出场后连正叙线都变得欢脱了起来,为了吹他爆字数也值了。

 

 [Appendix]

·赫克勒MG4机枪:我是真的想给乐乐配加特林这个别名就叫格林机枪的货,当作他的武器打制技能,但是以这货的后坐力肩扛加特林突突突实在太玄幻了点,所以给乐乐换把轻机枪。

·Guns N' Roses:美国八九十年代传奇摇滚乐队。名字很合乐乐不是么?枪炮与玫瑰。风格也符合这篇文里还和大孙搭档着的乐乐。

·光剑冰雨:书里说了黄少夜雨声烦的武器是光剑,这里就用真•光剑,光剑出自星球大战(Star wars)系列科幻电影,按照设定剑身是一段被束缚在磁场里的等离子体。三次元目前这种武器仅仅存在于脑洞,因此文中设定威力相应下调且武器还处于试验期,作为SW粉还是很喜欢少天的武器的。另外沙漠之鹰这把大明星就配给少天了,个人感觉蛮合适。

·谢谢太太为三人对峙桥段画的插图,您是天使!


声明:特工不是Terrorist,文中人物事件不具有任何引申含义,背景势力没有任何原型。

城市与地点摹写仅为创作需要,请勿对应现实。


感谢您的阅读。

期待评论。

Cigarette Case of an Asshole:  前传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番外A

其他请戳:Carolyn全职书评同人目录索引

 

评论(19)
热度(278)
 

© 卡洛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