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 tedious

【全职哨向/多CP】Lost in Paradise(序章)

 这会是个全员向的故事,软科幻正剧风格,虫族入侵战争设定。真的很软,估计太空歌剧都算不上。

HE预定,不会出现人员死亡。带伞哥玩。CP请见TAG,其余出场人物心证。

推荐BGM:Lost in Paradise

 

【双花】

“当葡萄酒从帕那斯的山崖流下,当诸神饮酒遗忘他们的战场;

当异族的舰列遮天蔽日,当乐园垂暮的钟声敲响;

我站在海边看远行的船夫泊岗,耳边是风的诉唱;

它说相聚从来短暂,世间多的是天各一方。”

 

你总喜欢玩我的头发,惹人讨厌的手指在发尾划来荡去,温存又促狭。

我隔着梦境握你的左手,它已如朽木。

我喜欢枪炮与弹药,我不喜欢塔。

可你说有你在的塔也很好,那里种着我和你的花。

我走进你的良夜,走进你的醴乡,你说你带我去看光。

我看见了光,那燃烧的机翼旋转着撞入熔金海面,波光激起映着战舰的火焚烧长天。

那是最野兽派的画家,画最绚丽骄狂的印象画。

坠落的火球是日辇的倾覆,我的世界里再看不到厄俄斯指引黎明的、玫瑰红的手指。

我知道你在那里,在天与海的交界,在烈焰繁景的深处,而我的枪声无法抵达。

春天播下的种子已经发芽,下一个百花锦簇的时节里,你会归来吗?

 

【喻黄】

“我愿陪坐在你身边,唱歌催着你入眠。我愿哼唱着摇你入睡,睡去醒来都在你眼前。我愿做屋内唯一了解寒夜的人。我愿梦里梦外谛听你,谛听世界,谛听森林。*”

 

冬日的炉火前我凝望你的眼,

你的眸中带笑,倾身聆听。

我们少年相识,陪伴彼此,走过无数个盛光里的夏天。

蝉在鸣唱,午后的光里我喋喋不休,而你从来含笑温和。

我们是完美的拍档,你胸中经纬,我燃犀温峤。

蓝雨有律令和诗歌,光耀的剑与诅咒。


下一个寒风吹彻的日子里,我们依旧对视。

你的抱负与理想,我的忠诚和信仰。

你欺骗世界,而我欺骗了你。

幸而走过这一个终点,我们还可以手牵着手,等待下一个夏天。

 

【周江】

“阿凯隆特河的波水汤汤,亡灵们的小船劈波斩浪,船尾荡漾着破碎的月亮。他们在齐声高唱,歌里说亡灵的泅渡不舍昼夜,死在这头,生在彼方。”

 

我曾以为我们还有很长的时光。

雪落的时节里,你腼腆地笑,无声凝望。

你的传说和你的眼瞳同样耀眼,像新雪后的山丘映射光那样光辉万丈,你也许是下一个时代的第一人。但这一刻我不记得功绩与传奇,我只想读你缄默而万语千言的眼睛。

在灾难到来之前,我真的以为我们还有很长的时光,可浩劫从来猝不及防。

你站在我身前,站在枪炮与旗帜前,站在船舰的首端,手中提着功勋的枪。

倾落的燃烧弹像索多玛的硫磺与火,你的枪口火焰喷吐,我的精神领域无声扩张。

火光里你再度回望。

你不曾出口的话,我没给你的回答。

没关系,我们还会有很长的时光。

你听到共鸣深处的欢歌了吗?那是我的期许。

在末日降临以前,我等你一句话。

 

【林方】

“魂魄的矿井幽昧蛮远,无处不是绝壁。一些桥横跨虚空,阴郁的灰色大湖悬在不可测度的深渊上,犹如雨天低覆的黑云。穿过驯顺的荒野,一条小径苍白蜿蜒,如一绺棉花摊开。*”

 

我握着你的手,额庭相抵,你的精神图景散乱,我如坠冰窟。

你在矿井深处,我隔着深渊凝望,看不到你狡黠的眼睛。

你又在黑暗里捉迷藏了吗?你从来促狭,你说你是暗夜里的盗贼,鬼迷而神疑,踏着夜色玩着作弄的游戏,无人可蹑其踪迹。

而如今精神的链接落在光与暗的两头,同样的彷徨,同样的孤独。

请你再在昏昧中等一等,等我只身跋涉过黑暗,手提星子一样的矿灯、和太阳车上的火种。

我们走上通往光的小径,我会牵着你的手,为你摘下一朵的鸢尾花。

 

【韩张】

“西风送来异族的号角,它的川流之上,长空中巨流滔天,乱云像大地上凋零的树叶,死亡的旗舰展露在天穹的最遥远而模糊的边沿*,阴霾下的我们列阵以待,手握枪支和刀剑。”

 

你陪了我多少年。

我不知后退,而你就站在身后不远处,精密可靠得像上个纪元计算经纬的航海钟。

精神链接后心脏交相协动,我对你信任尊重,尊重你的智慧如同敬畏神奇的钟表,以人的科学与机械诠释属于宇宙的时间。

你从来可靠,让我可一往无前。

狂骄的黑豹子也可以驯服,他在森林里陪伴优雅的鹿。

就像我和你,同生共死,心照不宣。

你陪了我多少年,浪淘尽,沧海桑田*。

 

【伞修】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一个叫木头,一个叫马尾。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

 

我从来成竹在胸,我仿佛玩世不恭。我已很久不曾思念你,直到沐浴着远在远方的风。

彼时我独自跋涉在旷野,像个古代的哲人,通透却迷惘,孑然且孤独。

晨星还未升起就已坠落,我在暗淡的星野里独自支撑。

你说当一个世界变成地狱,往往因为人们想打造天堂*。

是否过慧从来易夭,群体从来愚蠢?

高悬明月映照着千年岁月,而我在这流放的草原上行走,等待重返故园。

 

【兄妹】

“趁天空还明媚,蔚蓝;趁着花朵鲜艳,趁眼睛看来一切美好,还没临到夜晚;呵,趁现在时流还平静,作你的梦吧——且憩息,等醒来再哭泣。*”

 

桌脚三个人的照片冲印了一遍又一遍。

你对我的说的话我都谨记于心。

还能再见你一面吗,我的哥哥?

不是在梦里,而是在这雪落的小屋,在我们搭建的风雨中的庇护。

围炉而坐,你与叶修谈笑,我为你们吹奏。

我会做个好孩子,我站在你们身后,拍掌挥袖,唱诵赞歌,为英雄的出征与凯旋。

可我还要继承你的志愿。我会听你的话,我会是个可靠的帮手。

流云从龙,我以云袖托举他们飞上高空。

可是哥哥你知道吗?庭院里的花又开了。它们在我们曾栖身的地方长满篱落,岁岁年年沐雨乘风。

小小黄花尔许愁。开几番秋,落几番秋*。

 


浩劫降临以前,人们在在神应许的土地上歌舞弹唱。


新历1006年6月6日,虫群入侵。

(TBC)

 ------------------------------------------

[Appendix]

·摘录自里尔克《致寝前人语》

·改写自里尔克《奥尔弗斯·欧律狄刻·赫尔墨斯》

·改写自雪莱《西风颂》

·改写自歌曲《定风波》

·摘录自海子《九月》

·改写自荷尔德林《许佩里翁》

·摘录自雪莱《无常》

[神谱引用混乱,多为文学诗歌来源,请勿较真。]

 

 

之前在群里提过这个想法,脑洞有了就要写出来。

不要被这个搞事的序章吓到,这会是个开头很欢脱,中间很宏大,结尾很温馨的故事。正剧的笔法不会这么的虚幻浪漫和……中二。

序章纯抒情不好展现性格,正篇里该嘲讽的嘲讽该跳脱的跳脱该活泼的活泼,开头很欢乐嘛

有战争和阴谋论的元素,主角团里有隐藏BOSS,先预警。不过BOSS也可以很有魅力的,而且那对CP也会是HE。(我觉得暗示得还蛮明显)

全员哨向,要找主CP的话就是双花,老叶戏份应该也是很多的。序章里大致剧透了一些信息、比如精神图景的破碎和井,方锐信息素是鸢尾花,某些精神向导之类的。还有角色们的聚散离合。

这篇里的人物关系依旧会大致对应原著。

#这是个需要慢慢填的坑,先容我甩个序章和开头,然后去填特工paro和搞搞短篇#

 

感谢您的阅读。

其他请戳:Carolyn全职书评同人目录索引

评论(33)
热度(183)
 

© 卡洛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