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始终是我们最初和最后的爱。

【双花/喻黄】Cigarette Case of an Asshole (06)

全员帅气特工向。

给大型室内枪战开个头,走一波剧情。

忍不住就给烦烦和小年轻们加戏,有他们在实在太可爱了。这章写得蛮开心。

真的是写打戏行云流水,排剧情肝脑涂地。

分级PG-13。出场CP见标题。烟盒梗请见01,反器材大狙梗请见02

前文请戳:前传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番外A

推荐BGM:Hero's Come Back

 

唐昊熄了X Diavel摩托的引擎停靠在路边,甩脱墨镜狂奔着冲进他们约定见面的仓库。

任务成功后邹远理所应当地撤离了蛰伏的天台,他在那里开了四枪,对方的人很快就能按图索骥排查出他在的地点,每一个狙击手都弥足珍贵,他必须带着枪第一时间撤离。

唐昊在空寂的库房里奔跑,脚步声在封闭的仓库里空空回响。他撞开一扇又一扇锁着的房门,终于在一个黑暗的杂物间里找到了他们被铐在管道上的狙击手。

邹远垂着头昏迷着,欹斜着身子倚在水渍斑驳的墙壁上。唐昊没费什么力气就解开了手铐,因为钥匙就明晃晃地被一根链子拴在管道拐角。链子末端穿了一张便笺纸,上面是一行小字,一手工整得如同出自打印机的意大利斜体:’Did you have a bad ~ feeling about this?’

反过来还有一句中文:“人生处处是惊喜”。后面跟了一个XDD的颜表情。

唐昊一手扶着邹远,一手把这张嘲讽的便签攥成稀烂的一团,差点一拳打断自来水管。

他在心里用所知道的最暴躁的粗口把那个身份不明且恶趣味到极点的对手十八辈直系亲属挨个问候了一遍,一边开始检查邹远的伤情。邹远除了脖子上的勒痕身上没有明显的外伤,他的体温偏低,唐昊摸了摸脉搏,又翻开他的眼皮观察了一会儿瞳孔,猜想可能是被静脉推注了什么麻醉药物。他拍了拍同事那张手感不错的娃娃脸,没有得到什么反应。

唐昊有点儿犯愁。

张佳乐那边明显是遇到了麻烦,可当下邹远也需要照顾,扛着这么个当下战斗力不如一个清醒的宅男或者半只鹅的伤兵支援,那是去送人头。

“‘德里罗’?‘花繁似锦’?这里是‘百花缭乱’,收到请回话。”

蓝牙耳机里忽然传来轻微电流声,随后是一段微微带喘、明显是在调整呼吸的声音,唐昊有点惊喜地抓住腰间那个一度安静得跟坏了一样的单兵电台。

“‘德里罗’收到,我已经同‘花繁似锦’汇合,请指示。”

“很好,尽快赶来气象大楼,情况有变。”

唐昊目光四下扫了一圈,有点嗫嚅:“队长……有两件很糟糕的事,一件是‘花繁似锦’正昏迷着。”

“怎么?”对面的语调忽然拔高,张佳乐那努力压得沉稳严厉压了两年的声音再度清越高扬起来,透着隐约的焦灼:“小邹伤的很重?”

“没……他被勒晕了而已,应该还被注射了麻醉药一类的东西。但是他的枪——嗯就是你之前用的那把TAC-50——不见了。”

“……”这点破事说的煞有介事,张佳乐觉得自己快被气笑了,“不见就不见。东西到手了,你先带上小邹去约定地方等我,咱们回去。”

“收到。”

唐昊结束了通话,他背起邹远站起身,失去意识的狙击手眼珠在紧阖的眼睑下隐隐闪动着,手指在他身前微微弹动了一下。

要醒了啊,唐昊向着仓库门口走去,心里有点开心。不然他实在不知道怎么用自己的机车优雅地带着昏迷的邹远开到有段距离的金丝雀码头,那里停泊了一架他们的撤离用船。

难道让他坐自己腿上,唐昊胡思乱想着,今天真是叫人头痛的一天……

‘Oh, Shit.’他的脚步忽然顿住了。

他听到了尖锐的鸣笛声,伴随着数十辆涡轮引擎的轰鸣。有警车正尖啸着闯过附近街区的人行路口和女王灯,带起呼啸的风势,五百米开外都能听出他们很赶时间。

楼外刹车声和警笛响成一片,他透过窗户向外看去,黄蓝喷漆的车辆封锁了所有机动车通道,车顶亮蓝的光炫目闪烁交织成一片。

先抵达的Cops已经握着喇叭朝仓库内喊话了:

‘Drop your weapon!’

‘Put the gun down!’

唐昊背着邹远,望着乌泱泱一街道的警//服黄马甲,眼神有点呆滞:“我靠不是吧……”

 

不远处的大厦内,秦牧云依旧举着望远镜眺望,身上挎着一个烫着花与剑金色标识的装备箱。那里面填充着可以组装成一把功勋反器材狙击枪的零件,他们从仓库撤离的时候,秦牧云万分流连地抚摸装着梦中情枪的箱子好似摩挲着初恋情人噙着一双如花照水汪汪泪眼留给他的赠别礼物,手下满腔“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的不舍眷恋。白言飞在邹远身边拴好钥匙之后实在是看不下去,拎起箱子砸进这个后辈怀里。

而此时白言飞就像两个多小时前在碎片大厦的四十层那样穿着白大褂站在他身边,摸出个苹果在衣襟上擦了擦,咔擦咔擦地开始啃。

秦牧云握着望远镜嘟囔:“怎么忽然这么多警察?”

白言飞含着一口苹果若无其事地咀嚼:“哦我帮酒店里那位秘书先生报了个警,说绑架他的危险分子往这边跑了。”

“什么?”秦牧云差点惊叫出声,他旋即捂住自己的嘴压低声音:“……我们答应过要接应百花的人吧!现在把他们的人接应进警署里怎么交代啊!”

白言飞含混地嚼着果肉,声音听上去漫不经心的:“嗯?有什么要交代的?谁叫的警察我不知道啊?你不说我不说,没人知道的事就是没做过。”

他又摸了个苹果出来,递向秦牧云:“吃苹果吗?”

“……”秦牧云惊恐地盯着透着血色的红蛇果,脑海中满是这位前辈那一手传承自克格勃的经典毒药暗杀术。结合起前言他觉得此刻的白言飞就是个炮制毒苹果的女巫。

我靠谁说小宋像张副的啊?白前辈才是副队长的关门弟子吧!人怎么可以这么脏!?

白言飞见他不接也不生气,淡定地把苹果塞回白大褂底下,伸手拍拍他的肩竖起拇指露出一个阳光的、可靠前辈般的笑容:“安心百花这个小子看上去还成,应该不会被抓住的,那个小狙击手也差不多快醒了,能拖住他们一会是一会。韩队和张副已经出发,我们得先跟上张佳乐。”

 

气象大厦底层机房里,枪响与光剑的嗡鸣都已经暂时止歇。

灭火系统的水枪在门口喷射着,水流积在地上打出一个个小小的水涡。刺耳的警报声席卷了这座大楼,楼上煊赫的贵宾和气象专家们正在安保人员的引导下紧急疏散,电梯降下一楼大开着门而楼层指示器疯狂地闪烁着停止运行的标志。沉重的防火闸一道一道降下,将甬道分割成割裂的区域。装备着防毒面罩和弹药满载战术外衣的特种兵正分散到各层走道。这座具有隐藏军事用途的大厦迅速从衣香鬓影灯烛摇红的酣梦中苏醒,竖起壁垒露出他钢铁般冷硬森严的面容。

这个时候所有的照明用灯忽然暗了下去,安保人员和特工们错愕抬头,在瞬息之间各自隐蔽端起枪口。有人在他们不知道的地方强行遥控着切断了电源。

地下室内,黄少天熄灭了光剑站在阴影里,抬手扶住隐藏在耳廓里的耳机。

“少天你得加快速度,我们很快要失去对这栋大楼的控制权了。”通讯器里传来熟悉的的声音,依旧从容温和,一如既往带着成竹在胸的笑意。

他对蓝雨的“剑”向来充满信心,相信他就如同相信自己。

“明白明白队长你放心,虽然张佳乐看起来不是很配合啊。”黄少天笑,抬眼看向不远处倚在机柜上的老相识。

张佳乐的头发湿透了,他那身长风衣的Garbardine面料倒是防水,但是其他地方远没有那么走运。他湿漉漉的小辫挂在衣领后,压过眉眼的刘海浸了水,被拨开耷拉在两侧,贴着侧颊淌水。水珠划过挺秀的眉骨轮廓和这两年清癯了不少的面颊,汇聚在下颔尖。细细涓流让他的脸色看上去有几分苍白,而双颊又因为寒凉泛起清浅的红晕。

相比之下黄少天要气定神闲得多,他双手抄在胸前意气风发地笑,向着张佳乐眨眼,虎牙尖尖在机灯里有一点星子流淌。

张佳乐提着枪抹了一把脸,很想把枪托砸在对面那个截胡的家伙阳光灿烂的帅脸上。本来在单对单中他就没什么稳操胜券的手段赢过黄少天,尤其是近身战,何况现在还得加上一个遥控帮托的喻文州。1V1.5对上蓝雨的剑与诅咒实在太吃亏了,比如刚才他就被喻文州远程操控着灭火系统喷了一脸水。

不过这个时候他们都有更大的麻烦。

“你们蓝雨不会在报警系统也做点手脚么?”张佳乐回以微笑,磨着牙挤出这句话。

“百密一疏怪我喽,而且你锅也别甩那么干净啊。爆炸都搞出来了指着安保听不到,你以为你打单机游戏呢NPC全是小聋瞎?”黄少天撇嘴,语速比他的乌兹连发还要快上几分。

张佳乐仰天翻了个白眼,心说我错了我不该和你斗嘴,嘴炮能解决事儿还要枪干嘛?

然而以前的他就是克制不住热衷于四处哒哒哒哒地找人打嘴炮,做副队的时候他可活泼跳脱了,虽然斗嘴的结果经常是最后被人气成河豚气得要爆炸。孙哲平还在的日子里他常年处在被按在地上摩擦的水平,他活泼了这么些年也不见嘴炮功力增长,总是被老孙撩得想扑上去殴打他。

然后孙哲平就会张开双臂任由着他骑在身上揉搓自己的脸,接着带倒他的胳膊噙上他的唇间。最后他们总会神奇地滚到一处,啃吻撕咬,抵着额头彼此对视,用肢体与爱抚诉说着赤忱与热烈。

想到这里张佳乐惯常性地扯出一个戏谑而自嘲的笑,他挑了挑眉不想叫黄少天看出自己忽如其来的情绪异常,语声轻快地问道:“先合作?”

黄少天端详了他一会儿,露出虎牙无所谓地笑了:“行啊,看来这次要搭把手二挑几十了?”

“希望不会变成二挑一百。”张佳乐同样满不在乎地耸肩。他蹲下身打开了随身的小手提箱,指尖扫过琳琅满目枪械零件和榴弹炸药,一把又一把的微冲和步枪在他手里成型。他取出战术背心披在身上,开始井然有序地武装自己。

 

黄少天靠在墙上卸下沙漠之鹰的弹夹检查,退出子弹再一颗一颗地推回,清脆的上膛声绵密如鼓点,最后他把弹匣插进枪身,潇洒地一声拉响栓闸。

“队长。”他扶紧耳麦低声呼唤,眼睑垂落,随着低垂的头埋在阴翳里,十指交握竖起枪沿贴在唇上,如祷告如冥想。

“了解。执行组正在解析监视器和建筑结构。我和蓝雨随时在你的身后。”通讯器里喻文州的声音从容、悠漫而安抚,语中的温暖沿着穿过大洋下的电缆跋涉过近万公里的距离,盘桓在他的耳廓边吐息。

黄少天眼角微微眯起,舔着唇笑了。

张佳乐正半坐在地上作着最后的调试,他的风衣和战术背心里装载了十余钟不同的枪支、手榴弹和雷管。他将步枪背到身后,手指扫过组装好的伯奈利霰弹枪时,踌躇了一下,还是填充满鹿弹拎了起来。

眼下的情况霰弹枪这种CQB*统治武器自然是上上之选。但是它的杀伤面积太广不好控制,张佳乐不太想对警//察使用。

但谁知道呢?现在最先赶到的没准是特种兵。

准备完成后张佳乐提着他的柯尔特站起身,从胸前贴身的口袋中掏出了一个金属制烟盒,摩挲着亲吻了一下,握在手心抵住额头。

黄少天把玩着沙漠之鹰好以整暇地看着他:“张佳乐你是在搞什么迷信仪式么?我不记得你以前这么神棍啊?”

“不,你不懂。”张佳乐轻声回答,他的眼睑紧阖,轻颤的眼睫如同风中的蝶衣:“它被幸运女神亲吻过。”

冰冷的金属面贴在他的额头上,血液反射性地积流到这一小片皮肤,伴随着细微的脉搏跃动反而隐隐温暖起来。他无声地笑了,指尖轻轻蹭动着铭文,描摹那个粗鲁的单词,想象着有一个人扣住他的后脑,干涩的嘴唇贴在他的额心上挨蹭,紧触又分离。烟味从肺叶里泛起,裹挟着经年的时光萦绕在他的鼻尖。

如果神真的存在……

请让我去见你,或者带你回来。


No matter how many nights that you lie wide awake to the sound of the pulsing rain.

无论多少个夜晚你依睡我身边

带毒的雨声让我无法入眠

Where did you go? 

Where did you go? 

Where did you go?


(TBC)

 

[Appendix]

·CQB:即Close Quarter Battle,室内近距离战斗。

·摘自歌词 Hurricane


(乐:“你离开的日子里,我总是用尽全力思念你。”)

又四千字了,把写好一段性感出血的枪战和战术trick先吃掉放进下一章。不然每章都一段轰轰烈烈的打戏会不会审美疲劳。

对不起乐天对决那段情不自禁有点想欺负乐乐,他是在太可爱了!滴着水的乐乐有点诱人……

但是不要误会乐哥一直一直很强的。你看他前几章那行云流水游刃有余的狙击援助、潜入、火线交锋和追车战的表现。超凶!超酷!长得还超好看!娃娃脸!

而且他很爱护队员,这里开头和01都有提到。

搞得稍微有点狼狈得怪被接连着车轮战、1V1.5蓝雨王牌,而乐孤军奋战……

 

声明:特工不是Terrorist,文中人物事件不具有任何引申含义,背景势力没有任何原型。城市与地点摹写仅为创作需要,请勿对应现实。

 

感谢您的阅读。期待评论。

Cigarette Case of an Asshole: 前传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番外A

其他请戳:Carolyn全职书评同人目录索引

评论(12)
热度(270)
 

© 卡洛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