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 tedious

【双花/短篇】天使都是恶棍吗?

转发混更,仙女们整天拿梗撩我撩得不能自理

这是一个甜甜的童话故事。
他们在流淌着奶与蜜的乐园里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新生活。

脑洞打印机:

打印机终于不是我一个人了!!!感谢卡卡小天使!!
——————————————

打印:    @卡洛琳Carolyn   
     
脑洞:    @提拉米苏               

黄暴流氓天使孙x纯良无辜恶魔乐。甜萌段子,设定源霜霜。

这个乐……相对年纪比较小。

写完仔细想了想,其实可以当成一个甜蜜蜜的童话故事看www     

————————————

0.

这是一片神奇的大陆,神奇之处表现为它有着守序善良的地狱和混乱邪恶的天堂。

 

1.

自从创世神某一日饮多了葡萄酒,非要沿着无尽海上Straight Road航道一路狂奔不回头去和他捏出来的小人儿们吃鸡体验生活后,天堂就彻底由大天使长话事了。

众天使们情绪异常稳定,除了烟枪天使魏琛。他直接开心到昏厥,因为叶修上任代表着乐园菜畦里烟叶产量直线上升。

打创世神跑路起,天使们连灌酒对象都没了。反正淌着奶与蜜的土地上不愁吃穿,大家只好天天泡着罗马浴吹比。

在第N+1次秀下限惨遭碾压之后,天使孙哲平决定去地狱转转找点乐子。

听说那里的恶魔个个身娇体软易推倒,和天使比不要脸从来没赢过。

当然,地狱扛把子韩文清除外,一是因为没人敢比,二是因为没人想推。

 

2.

地狱是个非常和谐有爱的地狱。如果老韩的脸不是每天都黑得跟被人摁进矶汉拿火山熏过的话,大概还能更和谐有爱一点。

小恶魔张佳乐如是同老林兴致勃勃吐着槽,身后路过的韩文清脸色不大好。

于是小恶魔就被踹进坑里体验了一把火山坑底一日游,捞上来正好八分熟。

不过这些对恶魔都不是事儿,角熏黑了更有男人味。张佳乐淡定掐了尾巴上还燃着的一簇火苗,继续开始日常为理想无法实现而抑郁。

凭什么恶魔不可以应聘爱神!小恶魔张佳乐气成河豚,我明明比那个光屁股小孩可爱!

无证就不可以上岗了吗?小爷我射给你们看!

于是张佳乐抄起他那把铭刻着‘Doom(厄运)’的黑色小弓箭,开始了和丘比特抢饭碗的征途。

他在人界左右开弓,逮谁射谁,谁中谁扑街。

很快地狱仲裁者张新杰桌上投诉的案牍堆积如山。

于是老林不得不在人界疲于奔命,四处寻找那个已经被FFF团供起来拜的小坏蛋。

张佳乐八风不动,继续扑棱着翅膀打游击,逢人便射,一时间声名大噪。

这时候威风凛凛神气活现的小恶魔还不曾想到,他的箭唯一一次起效,是因为射中了一个天使。

天使名叫孙哲平。

 

3.

张佳乐正握着小黑弓在天堂与地狱交界的伊姆拉崔森林生气,他气得冒烟,气得小辫儿翘的和额头上两只角一样高。

我攒了一个春天的果子都没了!全被一个混账天使吃了!

我次奥你个圣叶修的辣鸡天使!我自己都舍不得吃呜呜呜。

天堂里,作为威严与荣耀象征的大天使圣Xiu·叶一世抖着腿打了个喷嚏,挠了挠头没想出又是谁在夸他帅,于是兴味索然地抄起火焰圣剑点了根烟,继续和方锐魏琛吹牛皮。

而且你们天使都不好好穿衣服的吗?围条布就出街?辣眼睛啊。张佳乐依旧生气,他扯了扯自己的小皮背心,我们这么热都衣冠整齐的,身材好了不起啊!

书上说的没错!天使都是流氓!射你丫的!

张佳乐搭箭张弓,一箭破风。

远处的天使仿佛受到了什么感召,忽然福至心灵地一回头。

正中额心,十环。

DOOM之箭从射中的一刻起就开始崩碎,孙哲平眼前金星缭乱,觉得脑中有一千只小鸟在飞。

真的有鸟儿,它们栉次落在横斜的枝桠上敛翅梳理着羽毛。半空中有个小恶魔翕动着纯黑色的翅膀悬在青叶同绯花间起落,正撅起嘴恶狠狠地瞪他,气鼓鼓的侧脸带着柔润的婴儿肥。

流风掀起飞花与他颈边的小辫起而复落,枝头一百只夜莺共百灵鸟正在凌风歌吹。

不对派乐迪斯乐园里的鸟儿不是都被叶修魏琛两杆老烟枪给熏走了吗?

可是主啊!赞美这迷途的生灵吧。他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美好易推倒,但为什么他看我的眼神这么凶?

天使撩起头发一个猛抬头向着小恶魔挥手,露出一个典型搭讪式的、介乎风骚和弱智间的笑容。

哗擦他还笑!张佳乐勃然大怒,唰唰唰立刻又是三箭搭弓。

“且慢!”孙哲平一声大喝:“小帅哥你谁?为什么平白无故拿箭射我?”

“你以为你夸我帅我就不和你要果子了吗?”张佳乐探出头大喊:“洗干净耳朵听清楚,我就是地狱唯一指定爱神张佳乐!”

哦,原来是那个读作爱神写作衰神的小恶魔。有点可爱。孙哲平摸了摸鼻子。

他立马就势往草坪上一躺:“那你射中我了我爱上你了快带我回地狱吧。”说完闭上眼睛装死。

反正天使的下限从来在地平线以下。

张佳乐握着弓陷入了迷惘。

起作用了?终于起作用了?可是我只射了一箭没有射绑定的第二箭啊?难道其实是一箭就能起作用的么?不符合设定啊?还是中箭者会爱上射箭人?那自己射自己会怎样?

张佳乐百思不得其解,一支黑箭在指间转来转去,一时好奇心起,握住箭顺手往自个儿额头上用力那么一戳。

于是小恶魔晕了过去。

  
    

4.

孙哲平神色复杂地看着枕在他腿上昏迷着吐泡泡的张佳乐。

他心想恶魔是个好恶魔,就是可能脑子坏掉了。

这货怎么长这么大的啊!孙哲平抚额:你们地狱都是怎么教孩子的?

他摸了摸小恶魔柔软的额发,张佳乐正靠着他的膝盖睡得毫无防备。

可是他好可爱哦,好想亲亲他。

天使就是敢想敢干,孙哲平看着睡得七荤八素的恶魔,低头亲了亲张佳乐阖上的眼帘,然后是风里透红的鼻尖。最后那些吻就落在小恶魔轻轻抿起的嘴角,一下一下轻啄着。

张佳乐在梦里惬意地咂嘴,全然不知道有个天使正在对他耍流氓。

孙哲平拾起一根草茎戳了戳张佳乐的鼻涕泡。

惊天动地的啊嚏声里,张佳乐醒了。

小恶魔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往后蹿开十米,涨红着脸口齿不清:“你你你你……你我怎么会在你怀里。”

“你射中我了啊,我爱上你了。”孙哲平双手抄在胸前笑得痞气,他斜斜依着树干,眯起的眼睛有点危险:“射了人你就得负责是吧。”

“我靠你不要乱来啊!”张佳乐哆哆嗦嗦地举弓,摸了几次没摸到箭。

“你多射几箭我可能可以更流氓一点。”孙哲平继续眯着眼冲他笑,拇指按在下唇上,来回摩挲着。

张佳乐被他这个危险又she情的动作吓着了,年少无知的恶魔是真没见识过天堂式耍流氓。于是小恶魔当机立断扔了弓,跳上一只麋鹿狂奔绝尘而去。

先溜先溜,老韩救命,新杰我要报警,这里有个天使耍流氓啊!

他已经吓得忘记自己会飞了。

身后的恶棍天使孙哲平靠在树上望着麋鹿一颠一颠远去的样子,乐不可支。

 

5.

一口气跑出八千米快要离开森林边境的张佳乐终于鼓起勇气悄悄回头看了一眼。

他的眼睛眯成一线,转过180度才敢偷偷睁开瞅一眼。

很好没有追上来。

张佳乐一颗狂蹦的心终于落回地面,他乐滋滋地转头,一口气没跟上来,差点一头栽下鹿撞死在石地上。

眼前好大两块胸肌,可以开碑碎石的那种。

“我靠你怎么突然出现!你会飞吗?”张佳乐慌不择言。

“会啊。”孙哲平抖了抖那门板长的煌煌羽翼,半空中悠悠飘下几片落羽。

“大哥,你是天堂派来整我的吧。”张佳乐哭丧着脸:“我保证我洗心革面再也不拿着弓搞事了成不?”

“没事弓我给你带来了,”孙哲平从裤裆后摸出一套黑色的小弓和箭筒,挺诚恳地递到张佳乐眼前:“以后你想怎么射就怎么射。”

“芽儿咯你到底要怎样啊!”恶魔张佳乐跳脚。

孙哲平支着下巴看他转着圈蹦达。张佳乐的小皮短裤后面留着一个小孔,尾巴悄悄地探出来,一晃一晃的。他脑后酒红色的小辫子随着动作,也在跳跳悠悠。

他忍不住伸手揪了一把张佳乐的尾巴,完了还贱贱地摸了摸他小皮短裤下、那白兮兮大腿上露出的的半截刺青。

小恶魔一蹦三尺高。

他捂着刺青转过一张通红的脸:“你干嘛!?”

“背着大人们去人界瞎纹东西啊,还纹在这种地方。”孙哲平揶揄:“不学好,纹得什么?”

张佳乐终于忍无可忍一巴掌拍在孙哲平额头上:“你才纹身你全家都纹身。看清楚这是天生的!证明老子是纯种恶魔!”

饱经风霜额头已经是今天第二次惨遭袭击了,恶魔不愧是恶魔,劲道远超他对痛感的心理预期。孙哲平揉头,呲牙咧嘴着继续飚垃圾话:“恶魔还有杂交的?”

“……”地狱凛凛黑旗下长大的纯良好少年张佳乐不太会骂人,心中千万个MMP汇聚到嘴边变不成一句掷地有声的垃圾话,只好色厉内苒地揪着孙哲平的项链同他对视:“你居然在我们地盘歧视我们,等我告诉老韩和新杰看你怎么被收拾!”

这是要见家长的节奏啊!孙哲平惊喜。

 

6.

于是原本去摘果子的恶魔张佳乐就这么从森林里捡回来一个天使。

第二天整个地狱都知道有个恶魔被天使泡了。

张佳乐豹怒,啪啪啪拍着桌子问为什么老林和方锐在一起就说是他泡天使,搁我这你们就说哥被泡了?

一众恶魔但摇头不语,瞅他的眼神纯乎怜悯又同情。

一半为智商,一半为屁股。

林敬言在中间依旧好脾气地笑:所以你承认你俩在一起了?

张佳乐还没捋过弯,孙哲平就捧过他的脸打了个啵儿:是啊。

张佳乐掀了第二十张桌,地狱再度鸡飞狗跳。

这样不行,地狱好政委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你们这么瞎搞很破坏地狱的规则守序美。

顺便一提,张新杰作为地狱仲裁者在神话中总是一手提时钟一手持尺规出现,前者计数寿命,后者衡量罪孽。张佳乐读书的时候总觉得他和称人心重量的阿努比斯很有几分神似,于是自此他画的地狱山犬胡狼神都会有一副地狱二佬同款眼镜。

从此他的地狱审判法再也没及过格。

而此时的地狱二把手、地狱规则维护者与审判法代课教授正在同某个混吃混喝还泡恶魔的天使谈判。

张新杰说你一个天使无由滞留地狱不合规矩,诚然你可能是天使里贱得比较不明显的那拨,但你们浑然天成的无节操已经熏晕了好些个恶魔。

孙哲平冷笑:你把张佳乐给我我立刻带着人走。

张新杰说这也不行,佳乐我们看着长大的,是个好孩子,前途无限又这么缺心眼,怎么放心交给你们这帮无良天使?

孙哲平哼哼:你看他那样子不就该上天。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说这样吧你能证明你们是两情相悦且确定了关系我就让你们两个人回去,必须尊重程序正义性不是?

孙哲平大喜,拔腿就走:这好办啊。

张新杰觉得有点不妙,追加强调道:必须两情相悦啊。

孙哲平回头竖起拇指,露出了一个标准的天堂式微笑:那必须。

某个瞬间张新杰误以为自己看到了叼着烟的叶修。

 

7.

孙哲平回到了张佳乐的洞窟。

张佳乐正坐在床上嚼核桃。

嘎嘣嘎嘣,嘎嘣嘎嘣。

孙哲平在房间里踱了十圈终于受不了了,大步走到床前按着人肩膀俯视着他:乐乐我要和你说件事。

张佳乐欣然抬头:你终于想起要赔我果子了?

“……”孙哲平望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无语凝噎,觉得其实只要他在路上洒够零食,张佳乐就能一路从地狱捡到天堂去。

他顺了口气,努力用唱赞歌的抒情语调开始讴歌天堂诱骗好少年,一咏三叹地:

那是一片流淌着奶与蜜糖的神应许之地。(虽然神已经跑了很久了。)

那里四季温暖如仲春,处处百花遍地。(花丛里可能还会有相互追逐的毛腿天使。)

那儿果园里的葡萄特别好,要吃多少有多少。(虽然现在已经变成了烟草种植基地。)

张佳乐的眼睛亮了,他仰头看着孙哲平,努力把没嚼完的核桃咽了下去。

“想去是有点想去……但是想想也觉得大佬们不会答应。”

“那没事,他们说只要确定关系一切好说。所以被单滚不喽?”

What the hell ……张佳乐一听到滚被单三个字立刻飞速往床尾窜去。

孙哲平一把揪住人尾巴拽了回来:不要怕嘛,很舒服的。

说着他掏出圣剑:被单到底滚不滚一句话!不滚拿圣光照你了啊。

小恶魔委屈,小恶魔愤怒,小恶魔觉得自己深受压迫。

 

8.

第二天大早孙哲平神清气爽,张佳乐捂着屁股怒目相向。

是谁说会舒服来着?大屁眼砸!

孙哲平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懒洋洋的笑:我很舒服啊。

……翘里MUA!张佳乐大着一晚上叫得太欢被咬到了的舌头骂。

他的眼睛水润润的,声音有点糯,嗲得孙哲平忍不住探身亲了他一口。

小恶魔瞬间熟了。

孙哲平把张佳乐拉进自己怀里搂着,摸摸他的头发问:乐乐和我回天堂好不好?

张佳乐望着倒悬的石笋不说话,眼神有点怅然。

他嗫嚅半天,憋出来一句:我还没毕业,读完地狱大学再说。

孙哲平一个鲤鱼打挺坐起:你本硕博连读,要让我等八年啊。

张佳乐不甘示弱:“我可以暑假去看你嘛!”

孙哲平很想抄起圣哉之剑去和这什么鬼大学玩命。

但他知道其实张佳乐只是恋家,一旦离开,归途迢迢,道阻且长。

他们之间隔着火山海、荆棘林、茵蔯河与弯曲的海上航道。

天堑六万六千里,分隔地狱与天堂。

这是神也要跋涉经年的距离。

 

9.

孙哲平最终还是只身回了天堂。

老叶一直力压他出奔一事,直到死限前终于连降三封神谕召回。滞留地狱、长久不履行神责,长此以往怕是要堕天。

张佳乐送他到他们初遇的伊姆拉崔森林,看着他抖开煌煌羽翼,不发一言。

天使俯身亲吻小恶魔的额头,那被一支名为“厄运”的箭戳中过的地方,链接着两个人终将捆缚在一起的命运。

他说乐乐再见,我们很快会再见。

张佳乐点头。

孙哲平振翼而去。张佳乐站在林茵间,仰头望那那白焰炽烈的光辉羽翼渐渐湮没在天宇,如同逆空经行的流星。

他站在天使与恶魔相逢的森林里,站在夜莺共百灵鸟欢歌的枝桠下,抱着他的小弓箭。

天使卷起一路云流破空而去,他心想得快点回去派乐迪斯,去问问那帮把到恶魔的老司机天使们该怎么一鼓作气把恶魔拐带回家,长期异地恋不是事儿啊。

 

10.

老司机天使们告诉孙哲平,做天使呢,最重要的就是炫酷。

人界有一句话怎么说的:我的意中人总有一天会驾着七彩祥云来迎我。

酷炫浪漫有格调,想想都没道理拒绝。

孙哲平摩挲着下巴,觉得可以一试。

等他逼着欧若拉纺出七彩的云抢了赫利俄斯黄金日辇原路杀回,再加上往返的时间,重返地狱已经是四年后了。

彼时张佳乐正在洞窟里背书,忽然听到几个小恶魔叽叽喳喳地跑进来,说有个二缺天使乘着朵花里胡哨的云坐着个四匹马拉的车在地狱外来回遛着车溜达,还拿着扬声术喊他。那车金光闪得跟太阳似得的,简直亮瞎狗眼,我靠,炫富吗?

说起来人界好像太阳已经不怎么给力一年了。小恶魔们呱呱呱呱。

张佳乐闻风而去,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二缺。

二缺一抖缰绳,风骚地冲他笑。

整个地狱的恶魔都在啧啧啧啧地围观,张佳乐很想把头插进土里。

孙哲平正在借风传话:“张佳乐我都为你做了这么傻逼的事了,你跟不跟我回天堂。”

全地狱的视线都交汇在张佳乐身上,恶魔们头上密密麻麻刷起了脑中的文字泡:是啊,都能这么傻逼了,你从不从啊好闪啊!

已经不那么小的小恶魔很想捂着脸说我不认识这个缺货,他找错人了。

“胡闹!”地狱大佬韩文清同二佬张新杰终于也忍受不了闹剧出面了。

“我把张佳乐带走你们就不用受这种骚扰了,还加送欧若拉的晨光和太阳车上的火种。如何?考虑下啊,很划算的。”孙哲平依旧笑得痞气,胜券在握意气风发又颇有点贱贱,一如那时抄着手站在百灵鸟共夜莺欢唱的的树荫下。

张新杰握着尺规与钟表,目光在日辇与极光云上转了转,镜片上一道白光闪过:“成交!”

张佳乐惊恐:“不,我不同意!”

韩文清一锤定音:“成交!”

“……”张佳乐求助地看向林敬言:“老林救我!你们不是真的要把我交给天堂的那帮神经病吧。”

系主任林敬言依旧温温和和地笑:“佳乐不用担心,我马上联系方锐,给你办去天堂大学的转学手续。”

 

 

11.

结局?作为一个烂俗童话故事,故事的结尾当然是小恶魔与大天使从此在南风流连,桂树与菖蒲环绕着的乐园里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新生活。


“愿我的良人进入自己园里,吃他佳美的果实。”

 

Fin.

 

[Appendix]

·其中一些地名不要在意,比如那个火山是我杂糅了一个典故概念乱编的,还有些是瞎比音译,甚至包含了指环王的梗,所以不存在隐喻,请勿对应任何宗教。

*最后一句话引用自《圣经》

 

我仔细想了想人物关系对应,觉得创世神可能是老冯。

想想有点害怕
         

感谢您的阅读

其他请戳:Carolyn全职书评同人目录索引

评论(12)
热度(334)
 

© 卡洛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