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始终是我们最初和最后的爱。

【双花/原著向-Floral Life】锦花烈阳+黄金年代

索引请戳:Floral Life

全篇BGM:All I Need

02河蟹了,补过来


Act.1/锦花烈阳

世上的鲜花会相继盛开, 壮丽而不朽的事物会接踵而来.

(-- that fresh flowers will grow, And many glories of immortal stamp.)

——济慈. Written In Disgust Of VulgarSuperstition

 

双花最美的初遇,他们合该一辈子皪珠浓香,锦花烈阳。 

 

张佳乐陷在座椅中仰望,屏幕后委顿于地的弹药专家同样昂首仰望。

他的百花缭乱跌坐在尘土里,手中一把空空如也的枪。

他听见耳边的笑声,他看见在余晖里有一个同样以花为名的剑士向他伸出手,那把巨剑映射的斜阳抛落在他的侧脸上,切割出一段泾渭分明的光影。

风声自耳畔呼啸而去,有人在风里笑着问他:“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

重剑被那人扛上肩头,让开了残阳,于是破空而来的日光和一双黑眼睛里的隐约笑意一齐直直撞进张佳乐眼底,堂而皇之,毫无矫饰。那重剑发硎处映日闪过惨烈的光,晃晃悬在他的颊侧,他无从躲避。

躲避一场命定天成的相遇。

这一刻劈面而来的阳光、劈面而来的剑影通通灼打在一段难窥一斑却又黑醴甜蜜的关系上,把覆裹其上讳莫如深的铅封烫软烧穿。如同一把火烧去帷幕,帷幕后是一条浓雾里的蜿蜒长径,长径伊始繁花遍地。

一条未可名状的路、一段崭新的陌生的命运。

十七岁的张佳乐就这么猝不及防地撞上了命运的岔口。他提着空枪坐在旷野里仰望,像极了一个掷空了投枪剥去了甲胄的罗马士兵被丢弃在凯尔特人的剑斧下——他被那些终有一日会追上他的苦难同荣耀,连带着他、他们枪声血影锦花烈阳般的爱情所笼罩,无所遁形,避无可避。

狂剑士依然在笑。年轻的骄狂,年轻的声音。他用骄狂的年轻的声音说,说双花怎么够,要百花才好。

这瞬间我看到撞针打燃了底火,繁花血景的匣封被子弹穿透。于是璞玉生光,剑鸣匣中。

十七岁的张佳乐、十七岁的孙哲平。

他们原本是游戏里两株不见经传的葵草。而这天西部荒野罅隙间的旅葵落上了火种,锦花烈焰席卷旷原。那花的火舌舔吻着倾颓的落日,落日坠落花间的焮赩焚烧长天。

他们在烈焰般的花海中隔着风声对望。

这是繁花血景的第一幕、是两个少年天才的初相遇,是第五交响曲的首篇乐章。 

此时那些分离的挫败的嘲弄的憎恶的魔鬼还被封印在铅罐里。两个年轻人肩并肩走在锦花铺就的大道上踏着光前行,犹自看不见苦难的踪影。 

Act1.初遇-End.

 


 

 Act. 2/黄金年代  

趁天空还明媚,蔚蓝,

趁着花朵鲜艳,

趁眼睛看来一切美好,

还没临到夜晚:

呵,趁现在时流还平静,

作你的梦吧——且憩息,

等醒来再哭泣。

——雪莱《无常》

这是他们的黄金年代,他们最好的年纪。两个少年天才,前程花繁遍地,恋人形影不离,美满得跟世界里再没有其他人一样。

就像半点挫折也落不到他们头上。


屏蔽了,走外链。假车,没油门

Act.2 热恋-End

 

(TBC)

感谢您的阅读。

其他请戳:Carolyn全职书评同人目录索引

评论(8)
热度(151)
 

© 卡洛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