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 tedious

【双花/喻黄/韩张】Cigarette Case of an Asshole(07)

全员帅气特工向。改关键词补档,不行外链见了。

蓝雨上线,繁花文景,大型CQB(室内近距离战斗)全面铺开。

分级R级,有部分暴力场景刻画。出场CP见标题。

赶回来更新一章,今年应该是完结不了了,下周一直在出门,12月可能只剩下一更。

霸图前情请戳:04

大家圣诞快乐!

声明:特工不是Terrorist,文中人物事件不具有任何引申含义,背景势力没有任何原型。城市与地点摹写仅为创作需要,请勿对应现实。

全文索引:前传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番外A 10 11

推荐BGM:Kings and Queens

 

G市,珠江畔,蓝溪阁大楼二十四层。

对外伪装成财务室的战术分析室内,喻文州端着咖啡靠在转椅上沉思,桌上一本皮质的笔记本在他面前摊开。三联屏的光照亮他的脸,一面巨幅建筑物三维剖面图悬停其中。

Tuff-Writer的铝合金战术笔*在他指间悠悠缓缓地打转,他抄住笔身叩了叩桌面:“景熙,气象大楼监控的组合分析结果出来了没有?”

身后办公桌前的年轻人转过头:“已经基本完成,正在解析对方火力配置。”

“好。”喻文州回以微笑,依旧温温煦煦文质彬彬,一眼望去只会觉得其温其润如圭如璧,仿佛刚从大学的讲坛上走下来。

蓝雨首席战术分析师,“诅咒”喻文州。

蓝溪阁由多位隐去姓名的煊赫董事投资坐大,如今已经是矗立在重工业界深处的庞然大物。蓝溪阁的命脉自然是涓涓不雍的资金流,豢养最尖端的武器研发部门和他们代号“蓝雨”的影中利刃。

战术室的门被推开。夹着一沓资料的年轻人匆匆走到喻文州身边,从来遂性散漫的脸上一派肃然。郑轩将文件推到喻文州面前,封面“A+”标识上朱红色墨渍宛然,签章处有一柄凛然利剑贯穿的六芒星钉入页缘。

“队长,行动任务再次升级。董事会进一步提高了超算项目的预算,‘积雨云’一号*的升级给技术部那边施加了很大压力。同时新情报已经确定,储存在‘积雨云’中的三份武器开发计划代号分别为‘Dark Sword’、‘Knight’和‘Lilith’。”

 “这样吗?”喻文州怔愣了一下,战术笔在食指间绕了一圈,坠落的灯光湮没在消弭反光的织纹涂层上。他的声音再次响起时一如既往的平和安稳:“那让少天留心一下。”

 

“地下室所有通往G层的通道已经封锁。”

“东北方向有小队正在接近,数量为十人。”

“他们已经进入底层,距离约为70米”

解析情报一条接一条从大洋的另一端传来,黄少天扶着耳机,右手漫不经心地从触控屏上划过。一个又一个或寻常或古怪的单词从他眼帘切过,他的手指扫动如翻花拂叶,视线只聚焦在想要的名词上。

“‘Dark Sword’… ‘Knight’,and… ‘Lilith’!”

“Bravo!”他打了个微不可闻的响指,点过这三份文件选中,存储着相应资料的磁盘被推出,他悄无声息地收进上衣。冰雨的剑柄*荡悠悠地垂在黄少天腰间,他左手提着沙漠之鹰斜指地面,.50口径的枪口洞黑,深邃如火龙吐息前张口鲸饮。

他的脚步依旧从容轻快,任务升级也没什么影响,他是蓝雨最快的剑,奇诡而近乎妖。

张佳乐握着伯奈利霰弹枪靠在被阴影笼罩的死角里,目光逡巡打量这间机房的地形,他的风衣被穿堂而过的气流微微掀起,露出一排凛然森冷的弹夹和雷//管:“你在干嘛?”

黄少天悄悄熄灭了积雨云的外置显示屏,把玩着沙漠之鹰答得漫不经心:“这么多钱和这么多人的智慧很快就要消散了,缅怀一下。”

张佳乐嗤笑出声,显然是不信的,但也不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他换上突击步枪作出瞄准姿态,机房外脚步声散乱,有人在用他南方口音的英语朝房间内喊话。

两轮喊话结束,门被撞开,特种兵们翻滚着进入了地下室。他们蹲地瞄准,然而视野里并没有任何人。枪口扫过一道近乎180度的弧线确认后,队长率先持枪站起,他禁戒躬身着前进,一手向身后打出散开搜索的手势。

他没能走出很远,灭火系统忽然再次启动,暴雨一瞬间笼罩了他们,随之是雷鸣一般的枪响。焰流倒悬着垂下,原本藏匿在吊顶的人垂挂在檐顶上射击,握枪的人咬着下唇,嘴角噙着丝恶作剧得逞的笑,枪口喷吐的火焰映在尖尖虎牙上灿然如星子。

匍匐着躲过第一轮射击的士兵回转枪口想要还以火力,步枪弹呼啸着贯穿了他的肩胛。他在血泊里拼命抬起头,二楼一个人影站在阴翳里,轩挺颀长,手中斜握一柄突击步枪。他长风衣的衣摆垂下,靴跟磕在地面如同死神叩下权杖。

张佳乐眯着眼射击,嘴角抿起带起一道锋利的线条。他托惯反器材狙击枪的手接连扣下扳机,凝定而又精准地将子弹一颗颗送入落网之鱼不致命却会让他们丧失战力部位。枪声里子弹携着巨大的动能贯入机体,撕扯开各处功能性肌腱。

最后一人侧翻着遁入机箱后躲避流弹,他将手枪探出掩体,然而半空中已经没有持枪的人。惶惑里有人轻捷地落在他身后,磁场蜂鸣。他愕然回头,一段等离子体扫过他的肩背,视野里陡然接近的地面旋转着盖在了他的脸上。

黄少天靠在机箱上熄灭了冰雨的剑身,避开了血迹。

十个人,两分钟。

房间外再次传来脚步声却不再有人贸然进来。门外的人重新开始了新一轮喊话,言辞进一步升级,疾声遽色句句警告中夹杂着威胁,让人一听就觉得他们很生气。

“我好怕哦!”黄少天开始还颇有闲情地侧耳听了几句,到最后终于忍不住仰天翻了个白眼。他转头冲张佳乐抬了抬下颔:“嘿他们心疼机子心疼的紧,不如再给他们心头肉扎两刀放放血气得他们冲进来算了?”

张佳乐正咬着弹夹为步枪更换子弹,身型半蹲,腰侧依次三把手枪。他闻言含混不清地笑:“那他们怕是要和我们玩命。”

“不过是个好主意。”

清脆的上膛声里,张佳乐抽出乌兹微型冲锋枪挂了全自动射击模式。他压下扳机,枪口喷吐流焰倾泻出每分钟1250发的火力,把一排昂贵的机箱打成了蜂窝状的废铁。

 

汤姆逊中尉觉得这绝对是他今年最糟糕的一天。

他从休假中被召回,调入这间隐藏着军//事用途的大楼负责会议紧急安保,结果真的就遇上了武//装//突//袭。他已经损失了一支十人队,这栋大楼还仿佛被魔鬼支配着处处和他们作对。

Bloody hell!他在心里怒骂,这明显就是控制系统被人入侵,技术部的抢修人员都是牛屎吗?这么久还夺不回控制权?

他转着通讯器有点焦躁,不计成本他依然具有压倒性的优势,但是他还记得行动纲领中存在着某条保护某台烧钱又烧时间且刚升级不久的超级电脑的指令,而且优先级还很高。

几番权衡后,他终于还是选择请示上级。他握着话筒有点战战兢兢,最倒霉的是他的上司暴躁啊……

刚说到一半,他汇报情况的话语就被机房内一阵凶暴的枪声截断了,子弹打进金属箱槽的碰撞声清脆有力得如同重金属摇滚的鼓点,中尉只觉得门那边有一记耳光响亮地抽在他脸上。癫狂的乐章里,所有队员都神色复杂地扭头看向他。

听筒对面的人闻声已经开始咆哮了:

"Get the fucking assholes out of there! "

"Noooooow! "最后一声拉着长音的怒吼能直接掀翻天花板,中尉微微拉开通讯器,觉得自己可以看见他口腔内那两片暴怒震动的腭片。

没办法了。

汤姆逊中尉长叹一声,持枪上膛,向着身后打出了进攻的指令。

 

门后有人倾着身侧耳聆听,那声咆哮也隐隐约约传入了他的耳中。张佳乐在裤腿上擦了擦枪管,露出个久违的、带着三分活泼还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笑容回头:“哎呦,他们生气了。”

“肯定气得要打人。”黄少天将马格努姆子弹一颗颗押进弹夹,插入枪身潇洒一声拉响枪栓:“去去去,远程就不要在这种时候逞英雄了,接下来是硬仗,就按队长刚刚发过来的优化的战术方案执行,你先好好打个辅助,看你黄少我单挑一个连拯救世界!”

黄少天边说边悄眼观察张佳乐,有点期待百花这个易燃易爆炸的弹药专家接下来的表情。他刚出道时孙哲平还是百花的队长,大家都很年轻,他以一手妖刀以及垃圾话声名鹊起,其中气起来最好玩的几个人之中就有张佳乐。蓝雨正副队遇上百花正副队往往一地鸡毛,喻文州笑眯眯在他身后摆明了“少天开心就好”,时不时还做捧哏精准而又不失杀伤力的搭腔两句。而孙哲平则负责拽住在他快如子弹出膛的垃圾话里插不上话气得几乎要拔枪对射的百花副队安抚,同时力大招猛地抛出几句悍然有力的烂话回击。

如今一晃眼就是三年,时光的马跃腾得叫人怀念。

然而张佳乐居然没有吐槽他这个随时吹炸的牛皮。他怔忡在原地,握着枪的手臂垂下,目光忽然空了。

“远程就不要在这种时候逞英雄了啊,先安心打好策应。”记忆里有个人咬着烟头,咧嘴露出一个疏懒的笑。那个人伸出手大力揉他的头发连着小辫子一起揉得乱七八糟,把他揉到了身后。

他的眉宇逆着光湮没在视野里,只带着一圈曝光过度的、模模糊糊白光,边缘泛着细细的微绒,手触上去就晕在光里。还有那个烟盒,至今还在硌在他心口处隐隐作痛。

为什么还要想起呢?想起与不想起,你都已经不在这里。

那为什么还要想起?

我已经要习惯没有你了,你这个自以为是的混蛋。

张佳乐没有搭腔,沉默地握着枪依言退入掩体,经过灭火系统时水流泼在他脸上,那张冷硬的脸没有任何表情。

他们重新堵上的金属门被人暴力破开,新一支小队冲入这间地下室四散开去。张佳乐将一枚榴弹贴着地面滚出,爆炸的火光里他的瞳孔微微跃动了一下,有薄刃在他眼底翻转,一线刀光竖起其中。他瞄准着扣下扳机,撞针打燃了底火,底火又爆裂着将子弹推出枪膛。枪声交织着席卷空间,朱庇特在空中拉响暴郁的雷电,大口径手枪与霰弹枪齐声协奏,有如丧钟轰鸣。

 

气象大楼近千米内,有直升机呼啸着切过天幕。

秦牧云与白言飞握着绳索攀援,软梯上升着将他们带入机舱。饶是两位霸图训练营出身根正苗红,方才看到直升机的一瞬还是被这手笔同胆量震慑当场。好容易恍恍神定睛一看,白言飞擦把汗心说幸好两位队长还是没有过分霸气,不至于在异国领空公然驾驶武装直升机。

秦白两人先后落舱,张新杰为他们递上耳机,拍了拍两人肩膀:“百花的人牵制得不错。”

白言飞点点头露出个笑竖起大拇指,秦牧云低下头有些腼腆地笑了笑。

韩文清转过身来,首先就看到了秦牧云手上提着个烫着百花徽记的狙击枪手提箱。他眉头一皱,眉宇间一股萧杀之气陡然就重了起来。秦牧云立刻抱着箱子后退一步,瑟缩中透着满脸的视死如归和宁死不屈的倔强。

白言飞夹在中间,左边看看那厢无边落木萧萧下的韩队,右边再看看在落木里抖抖抖抖成一片风中枯叶完美融入意境的后辈,觉得实在有点看不下去。他想说个情,目光前前后后转了几转,觉得还是得从副队下手。

他嘿嘿憋出两声又尬又假的笑,掌心带汗的开口:“张副,那什么……”

张新杰挥挥手打断了他:“张佳乐那边的情况如何了?”

白言飞一愣:“看唐昊他们的反应,应该还是在气象大楼里没有出来。”

“果然。”张新杰从大衣口袋中抽出手推了推眼镜:“刚才有线报说气象大楼底层有人入侵,应该就是百花的人被发现了。我们毕竟事先和百花有约定……”

他的视线询问着向韩文清处探了探,韩文清微微颔首,他便心照不宣地接了下去:“你们去那边探查一下,要是有被抓住的百花队员想办法营救,张佳乐也顺便接应,但是务必要把他带过来,不能让他带着轨道方程和有关我们的东西先回百花。”

“怎么又是我们……”白言飞嘟哝:“今年有没有霸图劳模奖啊……”

他随即在韩文清扫过的眼刀里噤若寒蝉。

降噪耳机滤过了桨翼与引擎的轰鸣,韩文清的声音冷定而威严,听去有如切割生铁:“那份资料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蓝雨的‘剑’也未必不是冲着它而来。被带回百花,谁能保证数据还是孤品,霸图在欧洲的经营不能毁在一份资料手里。”

白言飞叹气,他立正行了个礼,靴跟撞击在一起锵然一声脆响:“明白了,我们保证完成。”

直升机欹斜着机身转向,黑郁的云再拽不住雨滴,雨水倾泻在在桨翼被搅碎四溅。郁霭中探照灯亮起,摩西的手杖分开红海,而利箭样的光束破开阴霾。光路笔直向前,一路照往一个新纪元的起点。

 

TBC.

 

[Appendix]

[1]Tuff-Writer战术笔:可以作为防身武器,强度大且用途多样。文中设定文州是战术分析师,但同样训练有素,以这样一个不离身的文职同军武气质结合的道具标定一下人物定位。

[2]积雨云:即前文气象大楼里搭载Cray XC40系统的超级计算机,名称虚构。

[3]光剑冰雨:具体请见05附录,为新的读者朋友介绍一下,文中部分借用了星球大战中的真•光剑设定。私设蓝溪阁杰作,剑身是一段等离子体,可以熄灭,能量源并不稳定,还处在试验期。

 

后面还有一段乐天逃脱的大纲,但我回来后从0点多写到凌晨4点,也差不多4000字了,实在疲倦,后面的放进下一节。

今年这篇可能还有1到2更。下章方锐再次上线。

MD看到了就爬起来补个档,我想睡觉……

感谢您的阅读。

Cigarette Case of an Asshole: 前传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番外A 10 11

其他请戳:Carolyn全职书评同人目录索引

评论(12)
热度(170)
 

© 卡洛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