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 tedious

他们的十八岁

海风里转一遭吹感冒了,鼻塞和复习都使我缺氧,暂且搞个段子当贺礼啦

逗趣儿为主,不太正经,瞎搞产物放出来博君一笑。

祝大家新年快乐!

 

1. 百花

孙哲平觉得十八岁的张佳乐很像某种浆果。

鲜妍的、饱满的、映着光剔透的,带着某种瑰丽的色彩淌动。

或者质朴刚健一点,说他像那种滑滑软软一筷子下去非要在箸尖弹你一下的玉子豆腐也未尝不可。总之那时候的张佳乐可以归属于某类鲜软多汁、可以掐出水的意象,突出一个嫩字。

十八岁的百花小副队总是威风凛凛地站在春城的阳光里,身上百花队服粉白粉白,那张永远生动过头的娃娃脸也粉白粉白,他整日里双手哒哒哒哒地比个枪型,小辫子翘得飞起,对着天空就要日太阳,端的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好看,且可爱。

好看到什么地步呢?好看到孙哲平甘愿以身祭粉红,陪着他粉白Stlye的副队溜达在K市街头吃遍春城米线。

孙哲平一直觉得拉上张佳乐组队这个举措很值,简直值爆了,堪称买一送亿。在游戏里初遇百花缭乱的时候他只觉得这人打法猎奇,走位风骚,甩鼠标拍键盘间颇有几分行为艺术的格调,是个怪才。且操作够牛逼,配得上和他孙哲平一起往职业巅峰上蹿。

于是就有了那次相逢不到一小时对话不过十句话教科书级的组队搭讪。直到终于面基上的时候孙哲平震惊了,打个弹药需要长得这么好看吗?这是是要对其他人进行全方位维度打击?

而磨合期后繁花血景横空出世,场上配合脑电波都同步,这队组得两人心花怒放。然而孙哲平一度很郁闷,他从游戏里捡到个这么中意的搭档,也没地方给他放好评晒个单什么的,这种琼琚在怀却无处可晒的感觉,仿佛卡里有一亿却不能露富,好憋,好糟糕。

 

两人皆是十八岁那年的元旦,日后新年会带家人们上68层的家庭套间俯瞰城市烟花的国服好队长孙哲平把第一次带队看烟花的机会给了百花队员们。晚上聚餐完分完房卡,径直就搂着张佳乐进了他们的双人间。

房间里张佳乐把脸贴在落地窗上向外眺望,目光遥遥落在天际,而那些星落如雨的烟花汇进了他的瞳子里。孙哲平洗完澡出来,就看见自己的副队严丝合缝地贴着落地窗,好似被人拍平在那面玻璃墙上。

孙哲平就这么靠着墙擦着头发静静地看他。然而张佳乐忽然回过头,双颊因为玻璃的寒凉泛着一点点潮红,他指着天边一簇刚刚炸开烟花很有些兴奋地冲孙哲平大喊:“看!爆炎弹!”

那股子献宝似得新奇与兴奋,不知道有没有年满三岁。

孙哲平觉得张佳乐真是个宝才,自己可能捡到鬼了。

然而他盯着那双顾盼神飞在座灯下灿然如星子的眼睛,忽然就想陪张佳乐玩下去。开玩笑,比中二他孙哲平会输吗?

于是他靠墙顺势抄起双手抱在胸前,好以整暇地接了一句:“崩山击。”

“僵直弹!”

“十字斩。”

“爆缩式手雷!”

“我开血气唤醒了。”

“闪光弹浮空弹燃烧弹爆炎式手雷!”

“你没蓝了。”

“……”

最后两人因为张佳乐到底还有没有蓝的问题无法打成和谐共识,嘴炮升级成真人PK,百花两位年轻队长互相掐着脖子滚到一起,床板摇得震天动地。

而此刻其他的百花队员在隔壁房间里抱着滑稽抱枕缩在被窝里打牌,暖气拖鞋大裤衩,非常的佛系且惬意。

队员甲甩出一对K:“你们说队长他们在干嘛?”

队员乙淡定管上:“不知道,不想知道。”

队员丙一手王炸掷地有声通杀全场:“要不要叫上他们一起?”

“有种的现在你自己去敲他们的门啊,看你被用什么姿势扔出来。”说话间队员乙看看手里的牌,又伸长脖子看看落地的那一对王炸,跳起来一脚把队员丙踹到地上:“卧槽猪队友啊,劳资一对二接一条飞机这把我们就赢了。王炸炸队友,你牌技和副队学的吗?下场比赛能让你喝到一口奶算我输!”

隔壁正被孙哲平压住了亲的张佳乐忽然打了个没头没尾的喷嚏。俯在他正上方的孙哲平有点儿怅然地抹了把脸,低下头对上一双无辜的眼睛,还忽闪忽闪,一时间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埋头在他小副队的脸上再接再厉。

而他们身边的落地窗上映着第二赛季的春城新年,天幕间烟花攒空,灯流里繁花遍地。

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这是他们最好的年纪,连流照月华也追逐着年轻的蓬勃的心倾泻而来。

                                                  

 

2. 蓝雨

黄少天觉得自己年年十八岁。

其实这也算蓝雨传统了,毕竟他们有一位热爱标榜自己也曾是神一样的少年的初代队长。点一支中南海就可以翘在沙发上和他们追忆的往昔峥嵘岁月吹上一下午牛皮。当然他们魏老大的十八岁的经历是否属实已无从考证,黄少天不由得有些遗憾,他还真的很有几分想知道魏老大是不是十八岁的时候就已经贱的如此天人合一?

当然生日与新年一年年的过,黄少天还是承认自己有些变化的。比如每一年他都觉得自己比上一年更牛逼一点,更犀利一点,而且也更靓仔一点。

 

不过黄少天还是很怀念他的十八岁的。

那时候他已经再不叫他之后信服且守护了很多年的队长吊车尾,蓝雨迎来了他们的双核,盛夏的光里有新时代的大幕揭开。

那时候刚从训练营出来的崽崽们十分热衷于聚会的时候玩一玩桌游,喻文州此等胸中经纬的日后战术大师自然是蓝雨桌游排面担当。

另外还有一点,喻文州这种可以笑眯眯讲鬼故事的特质非常适合主导海龟汤一类的悬疑推理游戏。大家围桌一圈,点个蜡烛排排坐,听喻队讲恐怖故事,一眼望去只有一排眼睛是发光的,可以说非常惊悚了。

海龟汤游戏的本质在于给出一个不完整的故事,由提问者提出各种可能性的发展理清线索从而补全整个故事的发展脉络。黄少天觉得这种游戏很合自己,叭叭叭地一串问题下去没人打断,乱中求索一击必杀,很合他的妖刀气质了。推出答案队长还会笑眯眯地夸他犀利。

我当然犀利了魏老大都说我是机会主义者的巅峰,我不仅犀利我还心思细密,队长你夸得没错你好有眼光!果然叻仔!

放了一晚上嘴炮的黄少天心满意足,爽,舒坦,酣畅淋漓!

 

然而等他回到宿舍准备洗洗睡时再琢磨那些个故事,终于觉出不对了。哪些个故事好像可以和各种细节对上诶。

“从前有个人在洗澡,然后他死了。”

“从前有个人开了冰箱的门,然后他死了。”

“从前有个人躺在床上,他忽然就死了。”

黄少天一脸严肃挺在床上,目不斜视耳不旁听,总觉得哪里蹲着个杀人狂魔,可以无形中置他于死地,叫他就此变成海龟汤里的炮灰主人公。

他从来没有这么想念过他的银武。

妈的要是给我一把冰雨,电锯杀人狂也反杀给你看啊!

睡不着的黄少天在床上失意体前屈。

“怕毛!看我三段斩突刺银光落刃拔刀斩升龙斩落凤斩斩斩斩斩死你啊!滚出来战个痛!”

这时门锁忽然传来咔嗒一声响。

黄少天听着那声锁响好似被郑轩迎面扔了个僵直弹,他继续挺在床上装垛子,眼瞳一寸一寸地往门口方向挪,脑中一则新故事又慢悠悠地刷出来。

“有个人在房间里没睡着,这时门被推开,然后房间里的人死了……”

“卧槽!”黄少天一个鲤鱼打挺跃起,随手抄起台灯好似冰雨出鞘。

顶灯被打开,喻文州拎着一盒肠粉进来了。

然后就看到黄少天身穿小黄鸡睡衣手执灯盏作拔刀斩起手式,面无表情的脸上一派高手对决的萧杀。半空中杀气凝然,一截灯尖斜斜挑向塑料袋,无辜肠粉在泡沫盒里瑟瑟发抖。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良久,喻文州突兀一声笑,依旧温温和和的:“少天我看你房里还亮着灯就去给你买了份宵夜。大晚上你怎么握着台灯?锻炼啊?”

“啊,是,是啊……队长我找不到哑铃了。”黄少天面不改色地摸摸鼻子,把台灯藏到身后。

“别伤胳膊,来吃宵夜。”喻文州为他掰开木筷搭上盒沿。

十八岁的G市从来浸润在蒸屉的雾气里,大家拼着桌饮早茶,烧卖排骨马拉糕,虾饺凤爪叉烧包,箸尖夹过芥兰沾上一点点耗油。时光就这么在酱油香里一点点飘过,大家吃着点心消磨闲暇,偶尔刷刷微博考据一下广东人到底是为什么要吃福建人。

 

 

3. 微草

十八岁的王杰希是微草的希望。

京城有少年,高气宇而俊姿容,萧萧肃肃徐引清风,目甚清炤,视日不眩。

都说这位出道起便一把灭绝星辰轮翻新人墙的少年眼中有万千星辰,可惜星辰坠落的时候可能落得有点偏,大熊座长蛇座室女座诸星皆汇落左眼光华璀璨,而南十字座好可怜地孤零零栖在右眼。

不过这都不是事儿,打荣耀又不是比对眼,况且自古成大事者传记里不都要写一番相貌奇崛?

所以十八岁的王杰希是当之无愧的最佳新人。

然而天才少年也不是一帆风顺的,魔术师也免不了要被队里的奶爸怼。

“你一定要做到,不然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

“作为队长输比赛你不说点什么吗?”

“但是下赛季,下下赛季,下下下赛季,不管什么时候,你必须带领微草拿个冠军回来!”

日后的治疗之神方神VS未来的五圣之魔术师。

微草队员旁听神仙单方面吵架瑟瑟发抖不敢嗦发,你是奶爸你最大。

然而小队长居然毫不生气。

角度猎奇无法配合,改。

打法吊诡队友也难以揣测,我来磨合。

下赛季下下赛季要冠军?我一定拿个回来。

王杰希的十八岁是魔术师打法大放光华的一年,也是唯一的一年。

而五年后的王杰希殚精竭虑苦心孤诣,要为微草铺就一条坦荡未来。

一个人的责任与担当是勒刻在骨子里的勋章,与年龄无关。一如隐没在海水下的铜柱表,潮汐褪去你看那镌金的铭文浮现,然而它其实从来都立在那处,日升月落,年年如旧。

 

(TBC)

 

本来还有好多喜欢的角色还想挨个吹一遍的,可惜太晚了,留到下篇吧。

十八岁的他们好难写,基本都是刚出道的年纪,队员配置(特别是百花)好多不可考。

我总觉得十八岁还无忧无虑的乐好活泼,威风凛凛的,要日天日地。

喻黄写得我想喝早茶了

方王CP感写得不强就先不打tag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写到老王就好严肃,可能他在我心里最突出的还是牺牲吧。崇高的,可敬的,算无遗策的。

预祝大家2018新年快乐!


感谢您的阅读。

其他请戳:Carolyn全职书评同人目录索引

评论(32)
热度(355)
 

© 卡洛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