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始终是我们最初和最后的爱。

【双花/喻黄】Cigarette Case of an Asshole(08)

全员帅气特工向。

大型室内枪战和繁花文景后半截,方锐再次上线。

这节又比较欢乐,闺蜜组合作归合作,日常互怼还是不能少的。七赛季忧郁乐都成功被逗炸毛了。

还是活泼的乐好看。

分级R级,有部分暴力场景刻画。出场CP见标题。

声明:特工不是Terrorist,文中人物事件不具有任何引申含义,背景势力没有任何原型。城市与地点摹写仅为创作需要,请勿对应现实。

邀请函梗请见:02 

全文索引:前传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番外A 10 11

推荐BGM:Kings and Queens

 

刺破阴霾直入云天的气象大楼下,两位霸图的年轻后辈正在仰望。他们的上空,切割开郁霭与雨流的直升机正在远处呼啸着盘桓。

“明明直升机都出动了,结果还是要我们从地面潜入。”秦牧云小声嘟哝。

他的身上挎着一个新的装备箱,再不是他从邹远身边取走装着狙击枪配件的百花制式。出发前白言飞看着抱紧枪盒如同护娃的秦牧云,一手把玩着他的“三驾马车”毒药手枪一手凑到嘴边啃苹果,不咸不淡地开腔:“哦,我们埋伏了他们的小狙击手,还报警让条子围了两个他们目前最大有可为的后辈,然后你现在扛着从他们那里顺走的的功勋狙击枪去支援百花其他人。看不出来啊小秦,原来你做人这么高调的?”

秦牧云瞬间有点呆滞。

为了不让百花知道他们做的好事,他只好恋恋不舍地把他的梦中情枪留在了直升机上。

而现在他们再度回到地面,身后终于吃完苹果的白言飞走上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顺便把满手苹果汁水蹭在他的衣服上:“现在Met Building已经全面戒严,不会允许来历不明的直升机靠近的,我还年轻还不想被轰成天边最闪亮的星啊。”

说着他眯起眼睛看向天际,荒腔走板地开始飚戏:“哦你看那空中刺破霾雨的火花,那是我们的灰机在爆炸。”

秦牧云深吸一口气,提了提身上的装备箱率先向大厦走去,他并不是很想理这个随时入戏的Drama King一般的年轻前辈。

风雨中,霸图年轻的良心和他们的老实孩子秦牧云有点委屈,还有点儿无助。他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遇见过正常人了。

小宋我好想你!我们什么时候可以一起出任务啊!

 

与此同时,Met Building的底层机房,雷鸣般的暴郁枪声依旧在朱庇特的手底震响。

张佳乐已然打空了霰弹枪里的鹿弹,此时正同黄少天隐蔽在掩体后。挂了自动射击档的乌兹冲锋手枪在他手中跳动,绵密的弹道如厄里倪厄斯挥出的蝮蛇鞭,破空声连同死亡的阴翳一同笼罩全场。

汤姆逊中尉掩靠在承重柱后握着枪喘息,他同队员的联动被切开了,这两人的专业性进一步超出了他的想象,还异常鸡贼。他们在爆破金属门闯入地下室的的一瞬间向着飞闪而过的人影全力开火,而在那柄他们只在某部太空歌剧科幻电影中见过的光剑亮起时,却发现硝烟后吞饮了太多子弹委顿在地的人影只是一件防风衣。

中尉在一地狼藉的机箱碎片中喘息着,流弹里他们耗资上亿的超算全完了,但此刻他没有时间思考这个问题。枪声像是冰锥般凿着他的耳膜,他用泛白的指节扣着枪,无声计算着对方乌兹微型冲锋枪下一次更换弹夹的时间。

他听见了,对方那绵密而震耳欲聋的枪响出现了短暂的停歇,几乎是第一个瞬间他便握着枪探出了掩体,那一刹那他看到了等待已久的、柯尔特的漆黑枪口。

森严残酷,浓郁的死气扑面而来。

那个梳着小辫子的亚洲年轻人固定住了他持续射击的乌兹微冲,一直握着柯尔特在掩体后等待他的露头。

他看着幽黢的枪口喷吐出流焰,子弹携凶猛的动能打入了他的肩膀将他带倒在地上,随即又一声枪声,崩碎了他脱手掉落的手枪。

张佳乐那张绷得冷硬肃穆的娃娃脸上掠过一丝花巧得手后狡黠的笑意,眉眼有一瞬的弯起,转瞬即逝的,反手飞快地完成了乌兹枪弹的填充。

黄少天握着沙漠之鹰为他填补这几秒钟的火力空缺:“我靠张佳乐你这一手猥琐方看了都要自愧不如啊!”

“马马虎虎吧。”张佳乐咬开拉环向着门口掷出一枚榴弹,阻碍了一下新进的援兵:“我觉得如果是方锐可能还可以做得更过分一点。先撤,我的弹药快不够了。”

虽然他们好像在从这场CQB开始以来利用地形在喻文州的遥控调配下出其不意地占了不少便宜,然而一直以来他们还是处于劣势的。黄少天那还处于试验期的光剑近乎过载,两人身上多多少少都带了一点伤。黄少天髋部被弹片擦过犁出一道创口,鲜血浸润了裤管沿着大腿淌落。

他们的弹药也不太够,小箱子毕竟不比车,而他那辆心爱的改装悍马早已经被某个他珍爱也珍爱他的人开翻在几万公里外的一条公路边,变成了一堆烧焦的残骸,连同开车的人一齐在他的生命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黄少天战术翻滚接近忽然闪出拦在他们撤退路径上的特种兵,再度燃起冰雨扫翻了这个敌人,过热的剑柄叫他觉得自己握着一截烙铁。他将已然过载的冰雨插回腰间,拔出沙漠之鹰握在手中:“张佳乐你的弹药库呢你的军火车呢?越来越不走心了出任务就带这么个小破箱子还能不能行了!?你不是号称人形自走弹药库么!”

“那你是人形自走吐槽机么?”张佳乐行进着点掉一个探头的枪手,毫不示弱地转头回击:“你以为我能把车开过英吉利海峡吗?”

“又不是没有海底隧道!”

“那是过列车的!”张佳乐很想终结这种无意义的吐槽式对话,每次遇上黄少天好像所有人都会他的垃圾话被拖入某个无聊的、让人狂躁的死循环,而黄少天自己的身手和判断还不会收到丝毫影响,真是不服不行。尤其是在这种高压的环境下,他觉得自己有点儿被气到缺氧。

两人先后退入地下二层长廊外的隔间,封闭上厚重的合金铁门。

黄少天的耳麦中再度传来声响,喻文州短促地告诉他们敌方的增援正在路上,不过不用担心,蓝雨正在规划可行的撤退方案。

黄少天忽然安静下来,喻文州的声音于他从来平和而安抚,是旷野上的纛旗,炮火中的砥砺,即使说着这么糟糕的消息。因为他相信他的队长永远在为他绸缪,也许下一刻就能指出一条坦途来,他们从第一个任务就起就一直连在一起,蓝雨的剑与诅咒永远是天幕中遥相呼应的双星。他怕什么,他永远有喻文州的指引,他们可以在彼此的帮衬下做到最好,他们该当无所畏惧。

他从这份莫名又可靠的安宁中生出几分惯常的孩子的骄意与任性,黄少天好像一下子找到了某个可以被骄纵的出口,身上的疼痛仿佛也可以被轻减忽视。于是他抓过通讯器大吼:“队长!要快,张佳乐不行,他火力都要压制不住了!”

张佳乐在他旁边气得差点一枪托扫过去:“我靠你说谁不行!”

耳机里是喻文州温煦的笑,笑搭档枪林弹雨里生出的可爱,这个时候都不忘跟他撒个娇:“少天不急,正在计算最优线路。”

“这一层的西北角有一架电梯,距离你们大概两个拐角。我可以暂时开放它的使用权限,你乘搭它进入三楼能混进疏散中的宾客撤离,但是在此之前你得先从通道前后的围堵中出去。我为你们调了一条通路出来,监视显示它是安全的。”

“了解了。”黄少天将枪插回腰间。

张佳乐听他复述了个七七八八,仰头上下打量这间地下室。

“你知道海华丝*么?”黄少天忽然开口。

“嗯?”张佳乐依然在计算可能路线,闻言瞟了他一眼,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提起上世纪四十年代的某个性感女神。

“我跟你说,特工的一生有几部经典电影是不能错过的,他们会教你许多基本生存技能,比如钻洞。”

张佳乐皱着眉瞪他。

黄少天一边卸着挡板一边发出恨铁不成钢地啧啧声:“张佳乐你不是吧!肖申克的救赎都没看过?海华丝梦露她们的海报后面是什么?钻洞会不会?咱们可以走通风管道啊兄弟!”

张佳乐无言地用握着枪的手背蹭额头,另一手冲他比了个中指。他觉得自己智商受到了侮辱,说得煞有介事还以为是什么高招,这不是我抬头就想到的吗!?

还有那几个艳星海报挡住的是通风管道吗?我特么还以为你要自己挖洞呢。

他觉得自己这一天都憋得飙血,Mother Fucker要不是我联系不上百花其他人……你们蓝雨的人真的烦!

 

甬道十分窄小,仅能容纳一个成年男性,两个人匍匐着通风管里先后前进。

黄少天吭哧吭哧地往前爬,忽然想起什么,以一个非常诡异且不舒服的姿势回头问:“你说他们会查疏散人群的身份么?”

“名流专家们恐慌起来恐怕不好阻拦,他们查不查都合情合理。不过……”张佳乐在风衣里摸索几下,艰难地抽出一张揉得稀烂的请柬扬了扬,落款处烫金的签名焕然生光:“我的话倒是不怎么用担心,反正我有提前伪造一张给利福尼亚大学气象专家的邀请函……”

“……”

黄少天头一次觉得自己不想同人说话,他哼哼着加快速度向前蹿出几米,甩开张佳乐不想理他。

 

另一侧挡板被从内部用力顶开,金属板落地发出一声钟磬撞击的清音,随即一身灰尘蛛网仿佛刚从烟囱里捞出来的蓝雨妖刀跳了出来,随后是灰头土脸程度惶不多让的百花队长,还挎着差点把他卡在管道里的小提箱。

黄少天皱眉拍打着身上的尘土:“要糟糕,我//操//名流专家到底要怎么才能在酒会上搞出一身土来?”

他忽然顿住了,他面前走道的尽头,有一个全服武装的特种兵正端着枪向他们迫近。

黄少天的手在一瞬间搭住冰雨的剑柄,而张佳乐已经拔枪回锁住来人。

与此同时,一段脚步声从他们身后响起,节奏而富有韵律,仿佛战场上死神镰刀劈打颈骨的声音。

来人故意将脚步声落得沉而响,冰冷的蛇贴着他们的脊柱游走,蛇信嘶嘶作响。

白炽顶灯的光落在通道里苍白而惨淡,一片惨白里,张佳乐的眉峰轩起,那双狭长的眼睛里忽然催生出一股孤注一掷的锐烈。黄少天忽然俯身前扑,而他翻滚着蹲地瞄准,枪口直指后方。

在均衡的静止被打破的刹那,有枪声响起,子弹呼啸着从两人上方推过,自敌兵的胸膛钻出一抔腥浓血花。

张佳乐看清了身后来人,漆黑的袖珍刀,漆黑的作战服,唯有一双眼睛是晶然生辉的,闪灭着灵动且乖张的促狭。

方锐。

呼啸的第一盗贼笑得没心没肺又风轻云净。他收起枪,向两位箭弩拔张的王牌伸出手:“撂下你们太不仗义了,一起走吧。”

(TBC)

 


-乐:黄少天你好吵,喻文州求求你快点把他领回去,你们秀恩爱不要在我跟前秀,我想要我百花的崽崽们。

-锐:傻了吧我就知道他们要放闪,还好我溜得早。先鱼一波再回来,猥琐流!


[Appendix]

*海华丝:即丽塔·海华丝。肖申克的救赎中主人公换了三副海报以遮掩他在墙上挖的通道。海华丝与梦露都是海报人物之一。


#终于差不多逃出来了,可以继续写他们的互动和收尾了。方锐大大说他要搞事情。

第七赛季林方百花实在压抑,这个故事的幽默就靠黄少和小年轻们抗了。我真是好喜欢这个白言飞,越写越喜欢,原著里戏份太少可塑性强些,他已经快要被我搞成吐槽之神了,而且每天还要吃三个苹果🙈。

设定里他是个毒药专家,JHU(约翰霍普金斯大学)Pharm D毕业。非常学霸,非常Drama。

 

感谢您的阅读。

Cigarette Case of an Asshole: 前传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番外A 10 11

其他请戳:Carolyn全职书评同人目录索引

评论(10)
热度(227)
 

© 卡洛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