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始终是我们最初和最后的爱。

(02.03:这两天一直出门有点累……下周写)

明后天还是写点东西放出来。搞个黑色幽默拿黑乐的百花粉开刀。

其实我一直想在故事里谈谈百花粉,但这种一个群体的暴行,拎个别人出来惩罚,没有意义的。
他们这种群体性、同质性的行为,就该放回一个整体,怪诞滑稽又有迹可循。
题目就《乌合之众》吧,勒庞这本著作真是不要更鞭辟入里了,借它真的能想通很多事。每年都要再读一读。

群体对强权俯首贴耳,却很少为仁慈心肠所动,他们认为那不过是软弱可欺的另一种形式。他们的同情心从不听命于作风湿和的主子,而是只向严厉欺压他们的暴君低头

……群体喜欢的英雄,永远像个凯撒。他的权杖吸引着他们,他的权力威慑着他们,他的利剑让他们心怀敬畏。”

乐乐真可怜,他从来不是个强权的偶像,他是个温柔的人,他被动的被捧起,被动的推上神坛,被动的被加诸无数虚妄的期待,落下来的时候,手里没有利剑也没有蛇鞭;没有硫磺与火也没有四十昼夜的雨。他以温柔与良善的对待所有人,却收不回尊敬与回报。

群体随时会反抗软弱可欺者,对强权低声下气。如果强权时断时续,而群体又总是被极端情绪所左右,它便会表现得反复无常,时而无法无天,时而卑躬屈膝。”

舆论暴力还是有些区别,但依旧有共通性的。

复健,试试写这个群体的懦弱。写他们的反复无常,他们的见风使舵,他们的欺软怕硬和他们的极端偏执。 

他们是一群乌合之众。

评论(24)
热度(101)
 

© 卡洛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