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始终是我们最初和最后的爱。

【蓝雨/微草】亲亲薄荷

粮食向,微草蓝雨养宠物。宠物设定源于全职手游,柯基“亲亲”、猫咪“薄荷”。霸图篇请戳:十年霸兔


蓝雨基地里养了一只名叫“亲亲”的柯基。

面对大众为什么会给狗狗取这么个嗲得让人心化的名字的疑问,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郑姓选手表示:“大概是想营造基地里有妹子给狗狗取名的假像吧。”

作为蓝雨宠物,亲亲颜值非常对得起战队总体水平,它也很有点儿仗萌恣肆恃宠生骄的意思。成日里迈着小短腿在基地里遛圈儿,项圈上的小铃铛叮叮铛铛,神气活现,恶意卖萌。

作为一只活泼柯基,亲亲酷爱跳楼梯、黏队员和捉迷藏。

蓝雨基地因而常年回荡着他们剑圣找狗的呼声:“亲亲去哪儿了?亲亲?亲亲?汪汪汪?我靠越来越拽了这样都不出来。今晚狗粮超级减半!”

 

作为一只颜值智商均在线的狗狗,蓝雨柯基外交风生水起,霸图某张姓弹药选手、兴欣明星枪炮师以及烟雨妹子团均对蓝雨队宠给予高度好评。

而最得亲亲喜爱的还是微草的猫咪“薄荷”。

微草蓝雨吉祥物历史性会晤的时候,蓝雨众选手看着自家儿子狗腿兮兮地围着高冷喵撒欢卖萌鞍前马后的样子捶胸顿足,关键是喵还对它爱搭不理。

微草势力亡我之心不死啊,连我们狗都不放过!

黄少天蹲在亲亲面前,痛心疾首地教育这只年幼无知的柯基:“亲亲我同你讲,那种穿得绿油油的,一般都不是什么好人好猫。一定要警惕知道吗?保持十二万分警惕。”

靠椅上喻文州转着笔回头笑:“但他们的猫不是绿色的啊。”

黄少天哼哼着同试图站立起来的亲亲握手:“改天给他们薄荷送顶绿色的毛线帽不就完事?哪有叫薄荷却不绿的,一看就是间谍猫!”

 

养宠一事上蓝雨队员各有司职,队长规定狗粮品种,徐景熙偏爱投喂食物,小卢能陪亲亲遛一个下午,而郑轩——下楼晒太阳的时候把狗狗带下去放养就是了,反正有黄少去逮。

自从亲亲来到基地,黄少天的日常就多了一项:抓柯基。

没办法谁叫他和亲亲最亲,在狗狗心中地位直逼煮饭阿姨。

某天黄少天在基地里流窜式抓狗。

食堂,没有。门后面,没有。桌子底下,逮到了。

啧,比赛躲门后阴人的家伙我都能逮到,抓只小短腿还不手到擒来?黄少天趴在桌底霍霍一笑,亲亲竖着耳朵缩在桌脚,一人一汪有那么一瞬的深情对视。

下一刻亲亲掉头就跑,黄少天在桌子底下看着柯基摆着圆滚滚的小屁股溜远,一时间不知道应该钻过去还是先出来。

绝大多数时候蓝雨剑圣仗着自己身手敏捷走位风骚,亲亲逃亡不过两个回合便惨遭制裁,被黄少天搁在楼梯上,自己蹲在楼上看它。亲亲努力抬头对着剑圣嗷呜,小短腿挠着阶梯,弱小可怜又无助。

然而凡事总有意外,比如某天黄少天在院子里追着某个咬坏他裤脚的小坏蛋跑,越过栅栏的时候估计错误,亲亲钻过去,天天卡住了。

次奥最近健身房去得有点少……

经历凹胸收腹栏杆拍遍等一系列挣扎后,黄少天花了两分钟来接受自己好像是真的被卡住了这个事实。

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啊!

亲亲蹲在十步外回头警惕地看他。黄少天努力真诚地盯着小狗水润润的黑眼睛哄诱:“诶亲亲,好亲亲,我们打个商量,你帮我把队长叫过来好不好。悄悄的,千万别让其他人知道。”

亲亲瞥他一眼,高傲地扭着屁股跑了。

“我这养的是狗还是中山狼啊。”黄少天惊呼:“太没良心了吧!”

 

亲亲一去不回,黄少天在两根栏杆间思考了十来分钟人生,没事有气无力地晃两下铁栏,还不敢太用力,太用力了伤手。

他非常急,还有点儿气。

他觉得这排栅栏就是大流士之马拉松,吕奉先之白门楼,总之是一世英名的葬送之地。

名将气短英雄末路啊。黄少天悲愤,辛辛苦苦拉扯大的狗还忘恩负义!

他在风里吸吸鼻子,感觉迎面吹来的风都带着那么点苍凉的味道,悲笳声声动,马鸣风萧萧*。

咋办哦,而且快要饭点了,他好饿……

 

事实证明亲亲还是有良心的,它迈着小短腿扬起一路烟尘七拐八绕地从院子偏隅哒哒哒哒跑到蓝雨食堂,冲着正奇怪为什么今晚这么安静的蓝雨众人以及来G市玩耍的微草客人们一通汪汪。

“什么意思,亲亲怎么这么急?”郑轩蹲下身看着急到追着尾巴转圈的柯基大惑不解:“王队让你家猫咪翻译一下?”

蜷在王杰希脚边打盹的薄荷睁开眼睛很高冷地瞟了熙熙扰扰的众人一眼,跳上另一侧长凳换个姿势继续睡觉。两只猫眼一眯一睁的情态总让人觉得很有点眼熟。

刘小别咂舌:“让猫来翻译狗叫,很有想象力,兽语鬼才。”

亲亲看着依旧闹哄哄无动于衷的众人,急得上前咬住喻文州的裤腿向屋外扯。

“先去看看。”老早就觉得不对的喻文州终于拍板终结了闹剧。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跟着恨不得跑出六条腿的柯基赶到栅栏边,看见了正一脸悲愤嚼着草根望天的剑圣。

薄荷挣扎着从王杰希怀里跳下来,溜达到黄少天跟前趴在爪子上好奇地瞅他。黄少天看着视线里忽然出现只有点熟悉的高冷猫,如遭雷殛。

他抬起头,眼前除了一片蓝,还有一片绿。

黄少天很想就地把头插进土里。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看到啊,太丢脸了!他随手从身侧芭蕉树上拉下一片叶子挡住脸:“你们不要误会,我是黄少天他表弟。”

刘小别没忍住,在旁边好死不死地补了一刀:“黄少你在日墙?”

黄少天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这是落凤斩之后的受身操作走位,你懂个锤子!不服竞技场单挑。”

王杰希拍了拍刘小别肩膀制止了他接下来的垃圾话:“先把人弄出来再说。”

于是一群人围在霜打版的黄少天旁边,叽叽喳喳地商讨对策。

“能直接拉出来么?”

“会不会伤到黄少啊。”

“要我说不如直接叫消防队来帮忙算了。”

原本已经破罐破摔吊着三白眼哼哼的黄少天听到这话恨不得跳起来狂摇郑轩:“你还想叫消防队,明天头条了怎么办!杀父之仇不过如此啊!”

关键时候依旧是喻文州拍板:“先试试能不能直接把人弄出来,都小心点。”

大家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地试图把黄少天薅出来。

“诶诶轻点轻点有点疼,腿麻了腿麻了……靠!谁趁机打我屁股!”

一通手忙脚乱后,终于逃出升天的黄少天靠着栏杆有气无力地向大家竖起拇指:“兄弟们谢了。”

刘小别抢答:“不客气。”

黄少天扶着背横他一眼。

喻文州拍拍黄少天肩膀以示安抚,回头冲微草众人礼貌地笑:“今天这事……”

王杰希好以整暇地搔搔薄荷下巴:“好说,一屉流沙包”

刘小别很上道,立马比出个二的手势:“两笼虾饺,我就当没看到。”

“三碗凤爪。”

“四盒肠粉。”

“五笼烧卖。”

……

“其心可诛啊!”徐景熙惊呼:“我识破微草的阴谋了——你们是不是想吃穷我们!?”

而小卢陷在人群中欢欣雀跃地左看右看:“明天早茶好丰盛啊!”

 

送走微草后,黄少天连续闭关一周埋头训练,拒绝浏览微博论坛等一切公众媒体。亲亲把它的毛绒球尖叫鸡以及小骨头全部叼在黄少天门口,可怜兮兮地趴在地毯上摇尾巴。黄少天强撑二十分钟后终究没敌过卖萌攻势,继续和蓝雨吉祥物玩作一团。

一周后蓝雨对上某中流队伍,势如破竹斩获10:0。擂台赛上黄少天大杀四方,险些一挑三,最后空蓝下场,导播切特写时他的表情看起来还挺遗憾。

蓝雨众人终日惶惶,自从卡栏杆后黄少似乎开启了什么暗黑模式,训练起来凶得爆seed,稳如毁天灭地。

上周实在丢脸,必须得在比赛里把场子找回来。

比赛之后黄少天终于能打开微博刷刷动态,首页皆是对蓝雨的祝贺。他随手搜了搜“黄少天 栏杆”的关键词,没出来什么有用信息。

黄少天捧着手机翻了个身,悄悄点开微草队员微博翻看,王杰希po了张亲亲叼着毛线球在薄荷身边打转的照片,配了几行字:“乘着短假带薄荷旅游,和蓝雨外//交//官进行了亲切会面,双方外//交人员建立初步友谊。”

评论区微草粉丝热烈讨论是去蓝雨迎娶亲亲还是想办法把亲亲拐来微草。还有激进粉丝激情留言“抢蓝雨的BOSS拐蓝雨的狗”,最终引发新一轮庙药粉丝混战。

所有人对小小意外只字未提。黄少天松了一口气,同时心里有些感激。

不过这事儿搁在心中,总归还是有点介意的。某天训练室喻文州循机开导了两句,表示不过抓只狗,洒洒水小事而已。

“好吧确实是小事我其实也没怎么纠结,就是……”黄少天在屏幕前捂脸哀嚎:“我觉得我这一辈子的蠢度都在那天透支完了。”

喻文州握着鼠标转头笑:“一辈子的蠢度都用完不正好?把这事抛去脑后,你依旧是那个犀利剑圣啊。”

 

-End-

 

 

[Appendix]

*改自《后出塞五首(其二)》

 

终于把群里答应写的梗都翻出来写完了,欺负了一下天天,向黄少道歉.jpg

亲亲这个名字真的嗲且可爱。

男生有时候幼稚起来是真蛮好玩且幼稚的hhh就当黄少把一辈子呆萌都那天卖完了呗w,转头依旧是那个犀利剑圣。

 

感谢您的阅读。

其他请戳:Carolyn全职书评同人目录索引

评论(59)
热度(1370)
 

© 卡洛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