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 tedious

【双花/多CP】Cigarette Case of an Asshole (10)

全员帅气特工向,霸图蓝雨线收尾。

黄少气质中的割裂感真的很引人入胜,冷定潜自浮浪,敏锐蜇于轻佻,看似在顾左右而言汩汩滔滔,然而其洞彻如燃犀温峤。

寻不见刃口的妖刀。

相关前情: 07 09

推荐BGM:Iron

全文索引:前传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番外A 10 11

 

张佳乐双手撑在高墙边深度呼吸,让气流尽可能悠长地自肺叶间穿行,带出积郁而又痛苦的吐息。他在逼迫自己用最快的速度平静下来,逼迫席卷上来的悲辛像撞上大坝的潮水那样,澎湃又颓然地退去。

日轮已经转入西天,叠涌的积云汇聚起来,将最后一丝阳光也封锁在云翳里,张佳乐在暴雨前的天野下抬头,金融城中最高的的三座建筑矗立在视线尽头。他将风衣前襟扣合以遮蔽收藏其下的枪支,警车在附近的长街间呼啸疾行,数量正在显而易见地上升。他必须尽快脱离前往金丝雀码头同唐昊与邹远汇合,现在这个情况自然是不大敢乘搭DLR线的,而百花的配车又被他扔在了气象大楼,张佳乐站在街道内侧,看着架在时不时夹杂在川流间一闪而逝的蠢萌的士,严肃认真地思考着要不要招辆车。

尖锐的鸣笛声停滞在街边,苏格兰场的武装警察们握着枪走上对街,开始尽然有序地搜寻。张佳乐脸色变了变,从箱中取出一顶呢帽戴在头顶,压过眉眼的窄沿将狭长的琥珀色眼睛掩蔽起来。在持枪特警们走过女王灯前,他已经闪身进入身后的小巷中,像路面上任何一个行人那样从容而又庸碌地泯然于人群。

 

“队长,三份资料都已到手,目标试验中的系统、Meteo超算*和其他资料全完了,还是被他们自己军(*防*)警打掉的,有得复盘的时候。这次应该足够让那帮搞工业和超算的股东们满意了。”黄少天双手抄在卫衣口袋里,如同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东亚留学生那样走在伦敦桥附近街头,熄灭的冰雨被他收在迪士尼店的袋子中,俨然成了个质朴无奇的周边。路过新一期星战外传海报的时候还悠然吹了声口哨*,显而易见的心情很好:“诶我说队长你建议的这波便车就很舒服,METEO计划的负责人估计要气死,这么多班人马就让他们查去吧,但愿他们百花的善后不要落下什么小辫子……”

他的语声低了下去,五十米之外,穿着灰格西装的男人站在敞开车门的奔驰CLS旁,领带在胸前打成工整的温莎结,看不出情绪的目光自细框眼镜后平直地落在黄少天身上。他穿得像个将将从金融城里下班的财会人员,只带一个司机,古井一样的眼神也品不出丝毫压迫的含义。然而他拉开车门站在那里,沉默中递出一个无法拒绝的邀请。

井然而凝定,平固如磐石,却也冷硬如磐石,霸图的行为方式。

黄少天隔着泰晤士河向Batu Square大厦所在的方向眺去一眼,眼睛在秋光里眯起,所有所思地笑了笑,嘴唇贴近耳麦,将声音压进唇颚里:“队长,回头联系,看起来张新杰想请我喝顿下午茶。”

 

张新杰走到窗边拉开垂掩的窗帘,雨日的阳光略略照亮了厅堂。这是一间典型的英式客厅,壁炉两侧立着木质的书架。黄少天坐在中央阳光最好的布艺沙发上,翘起腿漫不经心地晃着一杯薄荷茶:“我以为你会请我去霸图总部坐坐。”

张新杰在他对侧的沙发椅上坐下:“这里要近一点,我想不会耽误彼此太多时间。”

黄少天抿了一口茶,不置可否地耸肩:“我知道你为什么要请我来这,霸图在欧洲的生意做的很大,你们可能会乐于给以前的朋友与竞争对手提供一点点便利,就像给他们一块点心架上的司康,但不会欢迎来切蛋糕的人。”

他用小刀剖开一枚司康饼,好以整暇地往切面涂抹果酱:“不过恭喜你终于找准了自己的定位,你穿这身衣服可真像个称职的驻外总监。”他笑着舔去指尖沾上的一点点甜味,眯起的眼睛迫退日光:“让人想不到你在霸图作军师的样子。”

张新杰没有理会黄少天的揶揄,他早已通晓蓝雨剑圣那垃圾话掩盖下的周旋技巧,他坐在那里口若悬河汩汩滔滔,间杂着抛出一闪即逝的掷刀。

他直视着黄少天的眼睛:“那你们蓝雨究竟为何而来?蓝溪阁在联盟会议上率先放弃了这份资料,这已经是百花的单子了。”

黄少天若有所思地端详着张新杰的神情,妖刀的刃口在他眼瞳中翻转:“你看起来……很担心霸图在那台超算里的情报?真可怜,看来霸图在这里也没什么朋友,你们想在一个新的地方发展,看起来蒸蒸日上,然而人家一直都在分析监视你们。”

黄少天的双手搁在膝盖上,身体微微前倾,包括张新杰端着骨瓷茶杯的双手,试图捕捉每一个细微的表情。然而他在微表情心理学上的造诣并没有给予他任何帮助,张新杰的神色一如既往地平静。妖刀撞上磐石一样的铁壁,黄少天放弃这轮交锋,靠回椅背,稍感失望。他在观察张新杰的同时,张新杰也在观察着他。

真糟糕,他略略有些遗憾。要是早点知道霸图有这么个把柄留在那儿就好了,白瞎了个价逾千金的彩头。

黄少天一口气喝完薄荷茶,将杯子搁回茶碟,悠然地转了两圈:“我知道你们想到一个全新的地方,洗白资产,不再做大人物们的枪。这对于我们这一行确实是最好的出路。体面人,大家都想做站在我们背后的体面人,和以前一样名酒跑车却不蜉蝣生死,也不用再在枕头下压着枪。”他无所谓地耸肩:“不过拜托,新世纪了,这是个信息爆炸的年代,杀人都不一定要用枪。你们这是想作什么?新时代的Sicilian?(西西里人)*”

张新杰不置可否:“那就是我们的事了。”

他将滤匙放上黄少天的茶杯,为他续上新一轮茶水:“不过据我所知,蓝溪阁最近在西班牙开设了新的办事点,喻队不来视察一下。”

黄少天始终如面具一样凝然的笑容一瞬间退却了,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浅棕色的茶水回旋着注满骨瓷杯,再没有分毫去接的意思:“确实不是只有你们一家有经营海外的计划,但这也是我们蓝雨的事了。”他靠在沙发椅背,直视张新杰的眼睛:“但我可以承诺我这次来的目的,和你们霸图并没有直接关系。”

张新杰同他对视了十数秒,起身向黄少天伸出手:“既然剑圣这么说了,霸图也没有强留的道理。不过我预感我们很快会再见的。”

“好说。”黄少天起身随意地同他握了握手,走到衣架边取过外套:“不介意的话能否借我把伞?我来的四天里,伦敦已经用它的方式欢迎我三次了。”

张新杰递过一把实木柄的考究黑伞,黄少天接过看了一眼,全然不在意室内举伞不吉利的忌讳,毫无芥蒂地撑开看了看。他冲张新杰点头,握住了门的把手,吹了声口哨以示满意:“Cheers. Have a nice day!”

他推门而去,张新杰端起未用尽的半杯茶,若有所思地看向窗外。下一刻门忽然又被推开,扣着棒球帽的脑袋从后面探进来。

“代我向韩文清问好。”来人双指并起自额角划过,行了一个浮夸又敷衍的礼,声音里带着点促狭和揶揄:“也许下一次见面,我就要称他为Don Han*(韩阁下)了。”

而后他“砰”地一声将门带上。张新杰默然看着桌上被惨兮兮蹦跳着的茶具,面无表情对着秋光喝完最后一杯茶。

(TBC)


黄少是妖刀,新杰大概就是巍然磐岩了吧,稳到极点,江流石不转。


[Appendix]

[1] Sicilian:西西里人,仅特指《教父》里的梗,没有涉及地域的意思XD。

[2] Don Han: 在姓名前冠以尊称,譬如Don Juan(唐璜)。黑手党中会对家长某家的家长会这样称呼。也有其他用法


感谢您的阅读。

Cigarette Case of an Asshole: 前传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番外A 10 11

其他请戳:Carolyn全职书评同人目录索引

评论(16)
热度(207)
 

© 卡洛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