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始终是我们最初和最后的爱。

冠军与世界杯

粮食向,不知道怎么打前缀了。

看名单的时候忽然发现,国家队里除了老叶退役做了领队,出道最早的人是张佳乐,二期选手也只有他一个了。

对于竞技运动,时间好像过的格外的快。

 

1.
张佳乐是个小球迷,最近手还有点红的那种。
小组赛第一轮墨西哥对德国,他体彩小押一手墨西哥,懂得了如何一夜暴富。
小组赛第二轮阿根廷对克罗地亚,他小押一手克罗地亚,明白了一句老话叫单车变摩托。
“但钱是不会给人带来快乐的。”豪门战队的某当家选手左手一千六百万的账号,右手八位数存款的工资卡,一脸忧郁地看向窗外。
可他其实是德国和阿根廷的球迷,这个押对家的玩法还是在百花时孙哲平教他的,据业内误传“不好好打比赛就只能无奈回家继承亿万家业”的孙队的说法,这样赢球快乐,输球不亏,无敌稳健。百花队长一手重剑把对面抡得全程在天上飞,一面不忘语重心长回头指点他的副队:“这叫对冲风险。”
张佳乐深以为然,于是德国夺冠的那一年世界杯,张佳乐输了孙哲平一年宵夜。

 

2.
三赛季不用备赛的日子里,全队都陪着他们队长副队围在复盘用的大电视前看比赛,射门时还会礼节性一波鼓掌喝彩营造现场氛围,给足两位队长面子。
队员们一边捧场一边窃窃私语:“说起来队长们到底支持哪队?”
“不知道,跟着鼓掌就完事了。”
“队长他们好激动,我有点儿害怕,万一呆会输了不会殴打电视机吧。”
莫楚辰在角落里努力把自己摊成葛优:“说起来我一个巴西球迷为什么要跟你们一起看球,我现在很忧郁。”
张伟邓布利多摇头:“那别怂啊,真男人敢于直面内心的想法,勇敢地喊出来,巴西加油!”
“我怎么不敢。反正在这里说队长他们又听不见。”莫楚辰瞥着两位队长的背影,小小声挥舞双手:“耶!巴西必胜!”
“这算什么,有种的你就大声点喊出来。或者下次比赛在要开血气唤醒时一口大回复术奶住孙队,保证大家觉得你比狂剑更加纯爷们。”
前方张佳乐的雷达小天线忽然竖起,十足状况外又一脸认真地回头:“大回复术是我的,希望祷言也是我的。百花的传统就是队长可以死,副队必须救,明白了吗?”
众人战战兢兢觑队长脸色,孙哲平无所谓地耸肩:“希望祷言留给他就留给他吧,我怕哪天你们副队蓝又空了被围殴。”
张佳乐怒:“孙哲平我什么时候因为没蓝被殴打过?”
“不知道西部荒野是谁拿着把空蓝的枪打算A死我,连个手雷都扔不出来,弱小可怜又无助。”
“你个捡漏的一年多前的事情拿到现在来说,要不要脸?现在就去竞技场,父子局!谁怂谁认输!”

彼时张佳乐还是百花队霸,虽然围观群众纷纷表示,没有见过这么团宠的队霸。

三赛季大家都是二十左右的有为青年,赌出去的宵夜一言九鼎。某周看完淘汰赛,张佳乐喜气洋洋地招呼大家一起去吃点东西,豪气干云,宣布放开了吃,反正今晚有人请客。
于是一干队员围在大牌档里,莫楚辰看张佳乐坐在大家中间百花式分发烤串,一双桃花眼都乐成上弦月,忍不住凑上近前:“可以啊乐哥,赢几顿了?”
张佳乐咬着鱿鱼须美滋滋地抬头:“我输到下个月了。”
一旁正喝饮料的张伟闻言喷了一桌的王老吉:第一次看见输钱这么开心的。
三赛季的张佳乐当然开心,输点宵夜算什么。他钟爱的球队势如破竹,百花亦冲着季后赛高歌猛进,G国斩获那一年的大力神杯,他们的百花也该夺个冠军才对。

 

3.
四年可以改变很多事,比如让一个战队从双核变成单核,比如让一个无忧无虑的副队成长地坚韧稳重起来,比如让一个小球迷再也不看球赛。
七赛季的时候,没有人看球了,训练室里是打不完的练习赛和复不完的盘,直到那一年世界杯落幕,张佳乐连哪支球队最后夺冠了都不知晓。
他只是在街边听到有人放《The Cup of Life》的时候,发了很久的呆。
那晚他一直打到训练室锁门,回到只剩一个人的宿舍,躲进被子里听生命之杯,听得泪流满面。
他想世界杯真是残酷,世界第一大的运动,二百余支队伍在六个赛区争那三十一个席位,而这些站在顶点的队伍里最后只有一支能捧起大力神杯。
近乎惨烈的现实与残酷,可是每四年都至少有十一个人能杀出重围。
足球尚且如此,那荣耀呢?联赛转眼已经七届,一年复一年,只要它不停,每一季夏天都必然有一队是冠军。
装点荣冠的花飘在檐牙,树下的人翘首望它落往谁家。
那花又不是流风吹来的,想赢的人都在抬头看它,虎超龙骧,各凭本事。
既然每年都必然有一队冠军,捧杯的人凭什么不能是自己。
凭什么每一年都能不是自己。
 
4.
不过电子竞技有时候就是这么残酷而现实,有的人混着混着就赢了,有人carry着carry着就输了。
时也势也。
命也。
紧接着兵荒马乱的一年,一切都恍惚得如在梦中,等回过神再披上队服的时候,已是身在霸图了。
战队前缀改了霸图的张佳乐早已不是那个每天开着玩笑嚷嚷“大回复术是我的希望祷言也是我的”的小副队,可心境也不复七赛季的困兽般的郁结与孤独,深受霸图铁血温情式企业文化关怀的弹药专家十分感动,再度把弹夹甩得噼里啪啦,在boss战里费心尽力地指南打北七进七出。
霸图的人文关怀体现在方方面面。比如打完训练赛,铁面无私的张副队长一看表,离睡觉时间还有两小时,大手一挥恩准可以先看场欧冠。
张佳乐和林敬言一秒消失。
这么些年张佳乐也没想明白二期皆球迷的风气究竟从何而来,总之三赛季那年世界杯开赛后,三家工会很有些萎靡,中草堂少治疗,呼啸山庄没队长,百花谷更是被各路豪雄锤得奄奄一息,新人张伟看着暴尸荒野的小号泪眼汪汪地回头,两位当家正在电视机前挥着手说好球。
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张伟大爆手速把队长权限移交给莫楚辰后从容起身,“小莫你看着点工会,我也去看球。”
这种风气随着林敬言与张佳乐的加入,强势进驻霸图,迅速融合成霸图企业文化的一部分。
究其原因还要归功于林敬言。
九赛季欧洲杯开赛,好死不死宿舍区WIFI爆破,两个二期球迷刷直播贴急的上窜下跳,决定还是冒死摸进训练室霸占大电视。头球破门时张佳乐激动过度,不慎一脚踹翻单人沙发旁的花瓶,屋外恰巧路过的韩文清还以为训练室遭贼,当即破门而入。
黑黢黢的训练室里只有电视机是唯一光源,完美映照屋子中央一张鬼气森森的脸。
韩文清原本黑如锅底的脸色更加黑了几分。
猝不及防和韩队对上眼的林敬言很想我不是我没有,空着一双手不知道到先遮电视还是先遮脸,一回头张佳乐已经躲到了沙发后。
不愧是个堆敏捷的,蹿沙发的动作怎么就这么熟练呢!林敬言面上儒雅随和心下勃然大怒,脸上还得努力堆出一个风轻云淡的笑:“韩队晚好啊,怎么突然……”
韩文清皱眉打断:“在闹什么。”
林敬言瞥了一眼电视,强行拖住不受控制想要后退的腿:“看……看球?”
旋即又心虚地补充一句:“宿舍区的WIFI坏了,想着今天训练指标已经完成所以才……”
韩文清一脸肃然:“电视这么亮怎么也不开灯,坏眼睛怎么办,本来每天训练就七八个小时对着电脑,队医的方案全忘了么。”
林敬言看着不苟言笑的队长一脸黑云压城地说出这么温情四溢的话,不由自主有点抖。
原本在沙发后专心致志装沙包的张佳乐也忍不住悄悄探出半个头,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表情纯乎恳切又无辜。
林敬言挺诚恳的点头:“知道了,下次一定开灯看。”
张佳乐琢磨这话怎么就好像有哪里不对呢,这稀泥和得好啊,重点完全被人忘了吧。
韩文清也觉得哪里不对,然而他看了看满脸诚恳的林敬言,再瞟了一眼沙发后专心研究天花板感恨不得把“不关乐乐事乐乐什么都不知道”写在脸上的张佳乐,实在不知道说点什么,“啪”的一声给他们开了顶灯,转身要走。
然而林敬言还想更加得寸进尺一点,探着头问:“下次能叫小秦小白还有其他人一起来看么?”
韩文清倒抽一口冷气,回头瞪他一眼,林敬言当即后退一步:“就……就当团建活动?鼓动竞技热血,陶冶团队精神,多好。”
韩文清看着他一本正经胡说八道,觉得有点提不上气,审慎地思考了一会儿,最终点头恩准:“没有比赛的时候可以。”

 

5
从此聚众看球堂而皇之得成为了休赛期霸图团建活动之一。能再度和队友一起看比赛张佳乐总是开心的。闲暇时一众队员在大电视前排排坐,张佳乐还自告奋勇兼任解说,顺带给积极参与团建的队长讲解到底怎么看越位。
林敬言听到一半觉得自己这个十年球迷都要都要被说得看不懂了,终于忍无可忍抬头:“其实不用这么麻烦,反正在对方半场出球裁判一吹哨你就喊越位,保证大家觉得你很有水平。”
“错了怎么办?”
“十次有那么六七次是对的吧。”
张新杰终于受不了这种没有丝毫严谨性的对话了,打开团建记录本誓要杜绝这种昏昏昭昭的队内风气。
说起来张佳乐倒还挺想延续他在百花时输球快乐赢球不亏的押对家的玩法,可惜如今身在霸图,他很想输了一言九鼎,然而霸图良心溢出的小朋友们不好意思吃他白食,张佳乐只好寂寞地去买体彩。
然后一路赢到淘汰赛。
欧洲杯开赛以来张佳乐依旧每场坚持买十块钱的对家,赢得欲哭无泪死去活来,一怒之下把赏金在二期球迷群里全发了红包,紧接着拉黑体彩。
选手群里一帮一度年入百万的有为青年红包抢得欢天喜地,纷纷 “好人一生平安”,连许久不见的的方士谦都强势冒头。
薛定谔的冬虫夏草:怎么样啊张佳乐,听说最近一直赢。
冷暗雷:霸图小红手。
薛定谔的冬虫夏草:说起来你有没有考虑过退役后出国发展,比如来英国当个博彩分析师之类,很赚钱的。
再睡一夏:这主意不错,出息了啊张佳乐,一年宵夜有没有赢回来?
薛定谔的冬虫夏草:他怎么不说话?
薛定谔的冬虫夏草:@百花缭乱,好运小王子考虑一下?

百花缭乱:。
百花缭乱:你走,我张某人没有你这个朋友。

 

6
时光跃腾在被敲打的键盘间,转眼十赛季都已走到末尾。既然每一届都有冠军诞生,那就同时会有亚军四强八强们的队伍,巉岩之上仅有唯一顶点,这是竞技的残酷,也是竞技的魅力。
十赛季林敬言退役的时候,张佳乐恍然发觉二期里最后一个没有经受过退役的洗礼的选手还是离去了,曾经同期的少年们如今各奔东西,下一次再聚在一起看球赛不知是何年何夕。
然而别离的伤感和十赛季的憾恨并没能持续很久,霸图的三人很快接到了国家队的邀请。张佳乐在敬佩完老韩为队伍放弃参加世界级比赛机会的高义后,对着名单发了会儿呆。
张新杰走上前:“前辈在想什么?”
张佳乐叹了一口气:“没什么,只是忽然发觉国家队里,一期老叶退役,老韩又不去,现在连二期都只剩我一个人了。”
韩文清瞥了他一眼,清清嗓子:“别想这么多,好好加油就是了。”
张佳乐点头:“嗯。”
看着训练室的大电视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忽然又歪着头笑了:“其实看了这么多年世界杯,从小就还蛮羡慕这种这种世界舞台的。没想到我们如今也有机会举着国旗打比赛。”
张新杰扶了扶眼镜:“嗯,我们会能让解说喊出CN荣耀 No.1的。”

韩文清颔首:“这样才对,不管在哪里,霸图人的目标只有冠军。”
张佳乐笑笑,灯光落在一双凝望梦想九年的眼睛里,灿然若晨星:“嗯,冠军。”
-End-

 

 

世界杯时间线应该正好对应第三赛季、第七赛季和第十一赛季,奈何2022年和2026年世界杯都还没踢,所以没有按照严格按照现实赛程和结果。行文需要提到了往年球赛的梗,没有针对任何球队的意思。

 

感谢您的阅读

其他请戳:Carolyn全职书评同人目录索引

评论(23)
热度(579)
 

© 卡洛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