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档见微博@兔洛琳。lofter备份小号@卡洛琳2.0。
不接私稿,商稿请私信。
双花/藕饼/策瑜only

世界始终是我们最初和最后的爱。


是亲亲姐姐@断了气 滴兔洛琳
封面来自最好的阿游😚😚@秉烛夜游

【策瑜/整理】后世赞美策瑜及其情谊的诗文

后世赞美策瑜及其情谊的诗词、史论不胜枚举,在此粗略整理。后续可能继续补充


【关于初见】

  • 公瑾英达,朗心独见,披草求君,定交一面。——晋 袁宏《三国名臣序赞》

  • 谐,偶也,合也。 史言推结分好,正当于此观之,又当于此别“分好”二字。英雄相遇于草泽,一见之倾,靡然为之服役,此岂声音笑貌所能为哉!——宋元  胡三省(注“吾得卿谐也”)

(一见倾心)

  • 瑜初遇孙策,孤身流离,即推诚投分,虽强大如袁术,曾不与易。——清 朱轼 《史传三编》

(有谁不是少年热忱,孑然一身爱一个人,望尽了毕生温柔眼神🎵)


 

 

【关于总角】

  • 公瑾卓尔,逸志不群。总角料主,则素契于伯符;晚节曜奇,则叁分于赤壁。——晋 袁宏《三国名臣序赞》

〖刘良注:“素,犹心;契,合也。〗〖素契:谓情意相投。〗

  • 千载论交,王识少年之令尹;九原若作,吾从总角之英雄。——清 袁枚 《祭吴桓王庙文》

  • 取善辅仁,皆资朋友;往来交际,迭为主宾。尔我同心,曰金兰;朋友相资,曰丽泽。东家曰东主,师傅曰西宾。父所交游,尊为父执;己所共事,谓之同袍。心志相孚为莫逆,老幼相交曰忘年。刎颈交,相如与廉颇;总角好,孙策与周瑜。 ——《幼学琼林·朋友宾主》

 

【关于同年】

  • 玩世刘伶如待死,盟鸥公瑾是同年。——明 陈瑚《哭社兄痴仙》〖盟鸥:指结为伴侣的鸥鸟〗

(在天愿为比翼鸟)

  • 江东玉树似连枝,同岁生辰一月迟。——易顺鼎 清 《咏古诗六十首同樊山作》 

(在地愿为连理枝)

  • 百里登堂来拜母,道南公瑾是同年。——清 林朝崧

  • 烂熳众雏环我拜,登堂公瑾是同年。——清 黄遵宪《己亥续怀人诗 其八》

  • 公瑾与伯符,同年小一月。我歌寿人曲,登堂来拜谒。——清 黄遵宪《三哀诗》

 

 

【关于推宅同住】

  • 群舒有馀地,周郎或知予。既推道南宅,以湿谩相濡。——宋 韩淲《题孙伯符墓》

(这个以湿谩相濡真的很容易让人想歪,你们到底在道南宅干什么)

  • 江东子弟孙郎策,同住周郎道南宅。弟兄不减骨肉亲,喜作乔家两娇客。——元 杨维桢《题二乔观书图》

 

 

【关于君臣之义】

  • 孙郎武略周郎智,相逢便结君臣义。奇姿联璧烦江东,都与乔家做佳婿。——元 徐贲 《二乔观书图》

  • 周郎年少,正雄姿历落,江东人杰。八十万军飞一炬,风卷滩前黄叶。楼舻云崩,旌旗电扫,射江流血。咸阳三月,火光无此横绝。想他豪竹哀丝,回头顾曲,虎帐谈兵歇。公瑾伯符天挺秀,中道君臣惜别。吴蜀交疏,炎刘鼎沸,老魅成奸黠。至今遗恨,秦淮夜夜幽咽。——清 郑燮《念奴娇·周瑜宅》

 

【一起搞事业的策策瑜瑜】

  • 孙策与周瑜,命世两英雄。两人俱少年,割据大江东。——清张洵佳《孙策周瑜娶二乔》

  • ①若公瑾则赤壁之后旋没巴邱,世之称公瑾者第曰胆略兼人而已,不知公瑾之才实一世奇才,而驾乎三国群贤之表。②吴虽多才,鲁肃失之疏,吕蒙失之谲,陆逊失之柔,孙权以公瑾为王佐,公瑾诚王佐。惜乎!权之非真主才耳。嗟乎!伯符与公瑾实创江东,其意亦欲取荆州袭许都。使天老其才,以与公瑾戮力中原,天下事未可知也。——清 张佩纶

  • 羡三吴人物,伯符公瑾,年少更雄姿。——清 陈维崧《石州慢·南浦泊舟江口》

 

 

【其他】

  • 炉里双烟青断续,玉砌红帘,不似牵萝屋。公瑾伯符皆不俗,知无一事萦心曲。——清 王士禄《蝶恋花 其一 次韵少游二乔观书图》

  • 刀围玉帐觞公瑾,花簇珠屏舞大乔。——清 徐昂发《城南次宋五嘉升韵》

  • 公瑾杯觞,大乔眉黛,花簇珠屏雪。——清 王策《念奴娇·长沙王墓用坡公韵》

  • 旌旗指日控巴襄,底事泉台遽束装?一战已经烧汉贼,九原应去告孙郎。——清 袁枚《周瑜墓》

  • 翁姥相呼意转亲,江东子布漫生嗔。伯符公瑾俱夭折,到得白头能几人。——清 胡承珙《戏咏树上白头翁》

  • 忆昔周公瑾,曾偕孙伯符。江山自形胜,军旅共驰驱。赤壁人今昔,青山事有无。南来问遗宅,烟雨蒋陵湖。——清 陈文述

    〖注释:关于“烟雨蒋陵湖”的周瑜遗宅,我曾经和阿云太太考据,陈文述是《秣陵志》作者,此诗亦出自《秣陵志》(秣陵今南京)。三国志记载孙权迁去南京是在建安十六年,瑜已故。太初宫的前身是讨逆将军府。亦曾有资料记载策哥曾在“秣陵淮水北”建讨逆将军府,据此推测,可能是在故讨逆将军府后,有周瑜宅。

    《三国志·孙权传》“(建安)十六年,权徙治秣陵”。

    《健康实录》:(太初)宫即长沙桓王故府也,因而不改)〗

    null
    null

 

还有一些释义已不可考不能确定的

  • 三年远别春风面,每遇孙郎,便说周郎,道是相思日月长。——许宝蘅《丑奴儿令》

  • 年少风流能顾曲,行人犹自说孙郎。——明 曹学佺《金陵怀古四首和汪仲嘉》

 

另外附袁枚的《子不语·双花庙》节选:“是夜,刘梦见两人一ㄏ其胡,一唾其面,骂曰:“汝何由知我为恶少年乎?汝父母官,非吾奴婢,能知我二人枕被间事乎?当曰三国时,周瑜、孙策俱以美少年交好同寝宿,彼盖世英雄,汝亦以为恶少年乎?”


评论(14)
热度(1969)
  1. 共28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兔洛琳 | Powered by LOFTER